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星巴克執行長吉姆‧唐諾(Jim Donald)因為公司根基動搖,金融海嘯以及消費者行為重大改變後,公司陷入財務困境,毅然離職並由前任執行長霍華‧舒茲(Howard Schultz)再度接任,重披戰袍的他說:「我們必須坦承錯誤」,尤其「須以領導人身分,站在全體員工面前,向大家坦承,領導階層辜負了星巴克18萬名員工及家屬。」這個舉動,對於企業改造的成功奠立了勝利的基礎。在閱讀哈佛商業評論2010年7月號專訪霍華‧舒茲的文章後,對於企業改造事業有了一些啟示,茲述之於後,與同好共同分享。

一、世界變了,消費者更直接接觸生產或服務提供者,同時以體驗行銷之概念,直接訴之社交媒體,造成公司信譽或營收的重大影響。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揮汗登嶺
時序進入7月以來,北半球似乎籠罩在熱浪之中,不論中國、印度、伊拉克到歐洲大陸等地區均有高溫達到40℃~52℃的滾燙天氣。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恢復登山了
今夏以來,未到小暑氣溫已飆高到38℃,將近兩個月來未與Banktwo登山隊友一同登行北部郊山,今(2010.7.3)日在H隊長號召下乘坐兩部車來到三峽滿月圓登嶺觀瀑。滿月圓健行路線非常適合盛夏之行,一來山林遮陰比較涼爽,二來瀑布飛濺水花也可消涼解愁,三則可俯瞰溪谷水流湍湍,奇石挺立,像極中流砥柱橫阻萬水奔騰,那種雄壯氣勢足可激勵人心也。

jstaiwan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從下午茶談起
接連一個多月因為工作忙碌或者剛好天氣欠佳而推辭了登山之約,但閒下來時仍然改不掉自從離開學校以後,仍然看書閱讀雜誌的興趣與習慣。雖然退休後捨棄了日、英文報章雜誌的瀏覽與閱讀,但仍可從網路上得到諸多名家的財經論述。只是在生活中偶與好友們閒談或者由中文雜誌上看到若干話題,卻也發人省思。在2010年6月27日高中同學聚會時,我們提出了一些觀點,作為大夥午茶時間的閒聊題材。今摘要若干則以供好友們當作夏日休息喝茶中的「眼伴」。當然喝酒的好友,則可視為下酒佐伴了。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本溪水洞與說唱逗趣的「二人轉」
在大連的日子,天氣陰涼有雨,我們一行於2010年6月19日驅車前往瀋陽。途中於鞍山午餐,這個中國重要鋼鐵生產城市,城區正在擴建與遷移中,看來很是忙碌。餐後再驅車前往本溪水洞。

jstaiwan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大連旅程
走完哈爾濱的既定行程,腦中存滿松花江的冰雪奇景,東北虎的威猛雄躍,俄式風情的街道,還有看來不那麼威嚇旅人的高樓西式建築,這個城市較有人情化的一面,綠色植栽令人印象深刻,我們一行在丁香花滿庭開花,盛情難離的氛圍中於2010年6月17日清晨搭乘9:30航班飛往大連。但在入關手續辦妥後卻枯坐苦候未得登機,閒來無事只好逛逛機場書店,看看小說,藉此了解當前中國之社會現狀。等到9:30時已登出延遲通知,經領隊告知方知大連濃霧逼天,飛航氣候欠佳,因此一延再延,等到中午12:20方在吃完貴賓室康師傅方便麵之後,登上飛往大連的航班。

jstaiwan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前記
2010年6月14日完成北京、太原兩地不動產物件參訪之後,於6月15日經由當地友人陪同在北京機場「要客部」之安排下,順利飛抵哈爾濱。位於松花江畔之哈爾濱的冰雕聞名於世,雖在盛夏來訪,但仍覺一股冷意,其實據說我們來到之前的二、三天氣溫高達35℃,當天到達時因天下微雨而氣溫回降到25℃,是以涼爽至極。在一片翠綠的街景下,我們一行四人卻想嚐嚐傳說中的松花江極品魚—鰲花,結果一斤人民幣188元,7.2斤的鰲花花了大約新台幣6,500元吃下肚裡,當夜後悔不已。因為在五星級酒店服務人員的口中得知其實一斤約人民幣80元左右而已。當地地陪的抽佣,也太令人心驚了。此ㄧ經驗說明旅遊市場的文明管理,也應是文明國家的標竿之一。當夜與台灣來的團員會合,整團13個人,將展開東北七天之旅了。我雖然浮雲遊子,但對東三省的歷史卻充滿憧憬,想想民國北洋史的直奉戰爭、東北日俄拼鬥史、九一八事變、張作霖的被炸身亡、張學良東北易幟、表面上的中國統一,想著想著腳步也輕鬆不了,因為400年的台灣史不也充滿無奈嗎?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在1990年中期曾遊萬里長城之居庸關,事隔十餘年後趁本次赴北京參訪不動產之餘暇下,抽點時間再次參訪居庸關。我們於2010年6月12日下午由北京驅車往昌平,在進入昌平前看到高速路交流道旁的李自成騎馬坐像。這位逼使明代崇禎皇帝自謚的起義農民領袖,如今卻是英雄流芳百世呢!
居庸關距北京西北約60公里,其兩側高山聳立,中間一條峽谷,因係太行山餘脈,為太行八徑中最北之一徑,兩山夾持,一水旁流,地勢險要,其縱深約20公里,此關城即設於關溝之正中間。其實居庸設關始於漢代,在元代時是大都(北京)通往上都(內蒙古多倫)的重要交通關卡,因元代皇帝北巡經常過往,在關內設有行宮,寺院等,而現存之雲台(始建於1342年,元至正二年)即元代修建的過街塔台基,原建有三座喇嘛塔,但於明初戰亂時被毀。在明正統4年(1439年)曾在塔基上重修佛殿,但於清康熙年間又焚毀,此後只剩雲台保留至今。如今雲台券洞上雕刻佛教圖像與梵、藏、西夏(黨項族)、維(維吾爾)、八士巴(蒙)與漢字等六種文字的經文,具有重大學術價值,而其四大天王(風調雨順)浮雕亦為精美藝術之傑作。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北京友人的安排下,我們一行將近十人利用端午節前後時間,於2010年6月12日到6月15日參訪北京、太原的不動產業與科技城開發案。雖然僅僅三天行程,但收穫至為豐富,同時頭腦裡也充滿了建設行業新的發展方向,以及新城區建築規劃如何同時達到文化、休閒、商業、經濟、行政等多重功能的整體佈建,參訪後也猛然發覺「山寨」已在轉變「今日的山寨,明日的主流」這句話正往對的方向發展,尤其是參訪時,一再聽到將由「中國製造」轉向「中國創造」,而台灣喊出科技研發、工業升級已歷二十多年,至今仍為代工業的重要舵手,如何在短時間內引領研發設計成為國家發展重要方向,此時卻是令人感到可怕的力量已向我們衝擊而來,旅遊有一個好處,即是反省自己,策勵未來,如果我們不善加利用台灣人的腦力技術往創新研發、設計品牌、國際行銷的路途發展,未來的下一代可能將在代工線上掙扎蠅頭小利而已。走訪了北京、太原,看到別人有計劃、長期的國土規劃開發、城區整建、新城開發提升居民住的品質,往綠色建築發展,對於我們下一代的發展,真的感到憂心。

一、北京未來科技城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