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抗壓、紓壓
近來在偶然的機緣裡與好友們談及職場壓力與個人情感壓力問題,似乎在經濟不景氣或經濟變動因素更不確定時,更容易產生壓力問題。但是一般人對於如何抗拒壓力、紓解壓力又尚難以應付自如,甚至有時更被壓力擊敗而痛苦萬分。例如,自己曾在十二年前因重病住院,當再上班時聽到職場上一些冷潮熱諷的語言,像是「身體重要,何必再回職場」,「副總經理已沒有晉升的可能了」,「某某人將接他的主管位置了」,甚至「復發的可能性很大,恐怕不久又將再回醫院」…等等一些負面評斷。在養傷期間加重心理壓力。另外還有一位友人說:「重回崗位主掌財務主管,發現在亞洲金融風暴隔年發生的本土性金融危機,原本被他拒之在外的不當投資,哪知短短一、二個月就因不能親自指揮都慘被折損,而他又必須在短暫時間內處理虧損投資,心理壓力之大,於今想之都感痛苦。」諸如此類經過其實壓力特大,例如自己需支持恢復自己的體力,而友人卻需為投資減少損失甚至謀求恢復獲利而絞盡腦汁。在多重壓力之下,想想自己能夠恢復平靜的心,也許該感謝自己的秉性—與生俱來的樂觀性,面對問題積極解決它為第一優先的抉擇,以及當時好友、好同事L君天天利用中午午休時間陪我到公園散步,舒緩壓力也增強體力,而好友也利用這對時間的抗壓、紓壓,不因挫折或同事冷諷而被擊倒。反而在經濟環境變動因素擴大之情況下,更專注研究總體經濟而讓負責的財務部門產生鉅大的獲利。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海角的聯想
一霄風雨過後,青山依舊,白雲飄浮,在三峽女兒的家遠望三重山巒,迷濛中也有遠近之分與層次之美,期待雨後的彩虹,橫掛天際,或許更美麗了淋浴後的綠色大地。清晨在家養腳傷,轉開電視重看了第三次的「海角七號」,在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後,旅台僑民賦歸時,相信有很多感人的故事發生過。就如劇中的師生戀,在六十年後重讀離別信函,真誠的心,讓人著實難過,然而誰也無法知悉在六十年後同樣叫做「友子」的女孩,會熱愛上恆春海角的台灣青年,時代與性別顛倒,故事的情節卻依然不變,那就是堅貞的愛情,相信在世間可以永恆。真的嗎?誰試煉過,在環境變動激烈的現在,經濟前景不確定性更多之際,一旦失業激增,家庭生活可能橫生枝節,在沒有麵包的前提下,愛情如何奠立穩固基礎?當然有些人一再相信情愛是一種天性,或與生俱來的性格,不能用金錢、地位、職業、年紀、學識…,而立論愛情的根基是否穩固。走筆至此,想及好友曾經說過好想寫下一些淒美的際遇,但終是提不了筆也喪盡了筆力、心思,只因環境不許,當然也就看不到在登山之時,他曾經的嘆息,以及偶而一、二句的過往偶事了。在國外有他的憧憬,在台灣卻獨自一人也不覺孤獨,正因為心中有可以陪看每一個月亮的人吧!雨後期待彩虹,先艱後苦,歲月悠悠走過,人的感情只好託付陰晴不定的月兒了,不管她皎潔明亮或烏黑只剩月牙,永恆的訴說著心之所在,情之所在,端乎相信互諒了。

jstaiwan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