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8點多鐘,我正展讀元代馬致遠的「夜行船•秋思」:「風入松眼前紅曰又西斜,疾似下坡車。不爭鏡裡添白雪,上床與鞋履相別。休笑巢鳩計拙,葫蘆提一向裝呆。撥不斷利名竭,是非絶。紅塵不向門前惹,綠樹偏宜屋角遮,青山正補牆頭缺。更那堪竹籬茅舍。」心思徘徊在「上床與鞋履相別」的暮年離情,有太多感恩,有些許愁思,又有些許無奈!

忽然間,LINE傳來P總的訊息:「FUN友們,周六、日有空?出去走走。」很快的FUN群組裡敲好了11月2日週日,總共9位FUN友自帶午間簡食來趟來回大約10公里的烏來「內洞林道」健行。一時之間,似乎感受到了山中村屋那種「青山正補牆頭缺」的美麗山水畫面。正所謂人生道上有得有失,月也有陰晴圓缺,當是千古難全。

當天大約上午9點半鐘左右,兩部車在H領隊率領下來到了烏來孝義派出所前大廣場上。派出所前涼亭邊緊鄰著需要申請入山證的「桶後林道」,左邊柵欖進去正是「內洞林道」,可抵內洞瀑布。今天原本氣象預測午後東北部山區會有雨,沒想到進入烏來拐進前往孝義派出所的窄路時,忽有雨滴迎賓,接著天色灰暗大雨直撲而來。我們既來之則安之,收拾好裝備挺直雨傘,走向濃密林蔭,碎石水泥路的內洞林道。

冒雨緩坡徐行,泰然自若,自己好似有乙股超脫瀟灑氣息的山中老圃。唉!陣雨下不停,老天也太不幫忙了,但是忽然想及先前不久讀過的宋代蘇軾的「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又好像陣雨特別歡迎久未登嶺遠眺山川之美的山友,以雨中迷霧,青山含水,層層山巒盡在虛無漂渺的灑脫之美中,迎著穿林打葉聲,笑談工作樂趣,雨中賞景走進內洞林道。

山道上其實雨滴在被大樹綠葉阻擋之下,氣勢減弱了,只是沿途臨崖邊種植的山櫻花已是葉落只剩枯枝,櫻苞正在等待來春的艷紅,所以更是歡迎雨水的滋潤,也應著沒有寒澈骨,那來撲鼻香。

在秋末之際,芒草飄在山坡路邊,迎著秋風,飄散著芒香,但也不忘梃直芒桿,迎著山風秋雨,獨自在蒼茫大地孤傲的過冬,那怕桿折芒花垂落化為泥。山路坡上台灣桫欏依舊是翠綠鮮活,不怕風吹雨打,正是台灣原生種的驕傲,而橛類植物也依然遍佈山區坡間,那管風雨侵襲。

山路上不時看到白色大頭茶花飄落路上,在風雨見證下碾成泥,但卻花香如故。我想大頭茶花一定非常懷念在她艷麗盛開時的美麗,而如今落花混成泥,我們正好來到,羞見花殘成泥,或許也會以恨不相逢未嫁時的心思,直訴時光的無情、無奈。

今日一路走來,緩坡直上,山區風光卻是東邊灰暗西邊雨,看來一時之間陣雨不會遽然離去,山壁上偶有野草莓盛開紅艷果實,在一境翠綠中真是莓紅勝於三月花,駐足觀賞良久,不忍卒離。我想與野草莓相約,那時再來相會,想像那人面甜莓相映紅的甜蜜相逢情。但是害怕空山斜雨後,深秋枯黃了艷紅的鮮草莓,山壁上可能只剩綠葉伴晚秋。

走了大約一小時後,氣血通暢了,腳力有勁勃然奮前,雨再大也擋不住往前的熱情,何況深谷溪水潺潺,一渚溪邊清沙,風吹雨打中白鳥飛翔,只怕溪水奔流中要餓了肚腹了,此時正是煙波江上使人愁,美景當前,可惜風雨擾亂了青天白雲的和諧山水情,尤其風雨淒淒,風煙已渺,雖有垂釣者也滄然獨愁,望溪水奔騰追憶也成惘然。

一行人走到大約4•5公里處,H隊長表示山道略阻,想想也是前頭行路難,該是歸去來兮了。回首山景依舊是迷霧濃密橫隔數重山,接天綠葉還是無窮披青碧,回程路上加快腳步,同行友人或許都有一種相思,但是該是多樣閑愁,不管是人生體驗還是當下工作辛勞,乃至管理上的互動與溝通,最可憐莫是白髮飛頭,登頂嚮往,卻是有風有雨卻無晴!回程上又見來時路上白色黄蕊的大頭茶花,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是香如故。

來回9•5公里的內洞林道,在雨中健行大概花了3小時,追憶秋雨飄零的內洞林洞,美景閒逸直可留人不歸,回程快步而走,卻是雨縮天晴,歸去,也無風雨,只是年年復復留著山友友情,好友們!知否?知否?

好友們!如果不想在榮退之前世故的攀爬更上一層樓,那麼也該放鬆心情,看開職涯爭鬥,維持古來讀書人的自尊自重,放寬胸懷,開始為退休悠閒生活作準備,那麼就以元代馬致遠一首元曲「南呂」四塊玉(恬退)自勵吧!曲文如下:
「綠鬢衰,朱顏改,羞把塵容畫麟台。故園風景依然在,三頃田,五畝宅。歸去來!」既然年華已離朱顔,又不想奮力登頂,不如回歸故園耕田歸隱,紅塵已別,歸去來兮!多美的人生。

2014•11•02•記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