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山甜橘

春節過后長天陰霾,近日終見放晴。相約首登草山,仰看藍天白雲,綠色山脈,遊人如織,鷹揚鵲飛,涼風吹拂,滲透心扉正是重還草山的時候。

三月的草山花祭,仰德大道堵塞上山的遊客,蝴蝶季尾隨到來之前,當有空暇容納畏怕擁擠燥熱的我。

 山友在春末之際,迎著艷陽熱日,伴隨微涼清風,腳步輕快踏進了與陽金公路平行的人車分道石板夾鋪沙礫的登山步道。

草山盛產的桔子甘甜多汁,名聞遐邇正是登山解渴,助津的聖品,況且價格便宜,經濟實惠,怪不得小販販售,生意興隆。

 

藍鵲雙宿雙飛

今日天藍雲白輕移飄飛,紗帽山頂在雲彩變化和飄移之間若隱若現,綠色的山脈,藍鵲雙飛在樹梢和屋脊之間,共飛同舞,其樂融融。

驅近遊客中心,一片綠茵草地,樹蔭底下雙雙對對,卿卿我我,訴說屬於二人之間的歡愉。

途遇總管、少董和C總,自山道緩步而來,閒聊選後的人情冷暖。

 

裕仁紀念碑

苗圃傍依的山徑小路,月桃、山茶夾雜,日據時期大正十二年(1923年)時為皇太子兼攝政的裕仁蒞臨草山太子賓館,榮耀殖民者的驕傲,隔年日本總督在七星山、大屯山山坡開闢了1,636甲 的人工造林地,植栽了黑松、琉球松,並於十年後奠立石碑紀念造林的功業,也許日人的綠海計畫,果真有先見之明,既可提升形象,又兼具彌補大量砍伐台灣紅檜的罪行。君不見,如今日本東京明治神社前兩棵巨大的阿里山紅檜成為烏居大柱,是可忍,孰不可忍?

裕仁就是發動太平洋戰爭的昭和天皇,戰爭罪魁由首相東條英機擔負全責,而麥帥免除了天皇的戰爭責任,諷刺的是,發動戰爭和無條件投降的昭和天皇參拜靖國神社了嗎?

歷史都在莫名其妙中飛逝,當人們還沒有掌握真相的時候,總是英明的德政,ㄧ旦事過境遷,才發現原來政治是骯髒如溝渠中的鼠輩。

 

七星山登山口

步道兩旁,植滿樟樹林、相思樹、柳杉、槭樹、楓香…綠意盎然,更把藍天白雲,紅頂屋瓦滲透成了繽紛世界。

七星山登山口,石板階梯由海拔550公尺 直登1,100公尺 的峰頂,林蔭清涼,拾級而上,不覺腿痠。

 

小徑深澗

半途中改由右側土路小徑直攻七星公園,沿路樟樹幹上苔蘚翠綠,日光泛著晨露,點點水珠晶瑩剔透,恰似繁星跳躍,閃爍明亮。

受陽的苔蘚生得綠茂,陰暗的都是萎靡乾枯,正說明了迎戰環境變動才能逆境生存,徒靠祖蔭,也度不過三代,當然『機緣』是冥冥之中牽引機會的使者,適時把握時機與緣份,再加上自己的用心,努力不懈,專業、懇切與誠信,守信重諾,也許不成功也難吧。

土路小徑落葉枯黃並與春泥化為沃土,路邊野花鮮草有的盛開,有些閃躲,遁入山林之間,享受屬於濃蔭少陽的虛白。

小溪夾著硫磺味的流水湍湍,水聲淅瀝,陪伴鳥鳴蛙叫,夏天的腳步近了,知了也從泥土中探頭咕咕叫。

登山步道在密林中迂迴曲折,跨過小溪,小徑橫佈老樹根,它阻止土壤的流失,也照應了自己的生長和茁壯。

 

七星公園前的火山平台

七星公園亭台相對,火山噴出的台地成為休息遊憩的好去處。

遠看前方的紗帽山,官帽正冠,端正矗立在七星山的對面,遙遙相對,兩看不相厭。

七星山東峰在七星公園亭樓廊庭的背後,站立著,坡道上也有山友緩緩向東峰接近中。

往冷水坑的山道邊樹蔭下,茵草地上,山友或坐或臥、或躺或立,並展現了與綠林層層,幽深沁涼,雲影天光共一處的百態勝景。

天晴風涼,心曠神怡,尋尋覓覓的是山上獨有的自在和閒情。

 

蛇木下的細言

下山時沿著石階步道奔向公車總站,山旁蛇木欉青翠的傘面怒向天際,大夥在此小憩,調息中心曠神怡不覺疲憊,因為古木參天,蝶影蜂飛,鵲鳥嬉戲,自是綠林傲山景,我自逍遙遊。

回程路上,山友儘談:通膨和調薪,520後物價上漲預期心理的橫流,南半球貧窮國家的無米之炊,飢餓暴動、中國台商回台向OBU大量申貸…,乖乖,又從禪意中遁回了現實,『吃飽』還是人生首件要事,怪不得成為左右選情的重大要素。

『草山春暖,蝶飛鵲舞,綠色山脈,自然饗宴』。我思我想,踏著夕陽歸去,充實的ㄧ天,屬於自己對運動的堅持。

2008.4.26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