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北—札幌—小樽

公股企業退休之後,有幸受邀參與某公會年度海外旅遊,與妻參詳後,我選擇北海道五日之旅,一來實現了自己多年來的美夢,親踏北海道,領悟北國風情,二來也承諾對妻的北國之約,妻說這張支票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兌現,總算在我退休之後,在101日承公會之邀而兌現了多年的承諾。

清晨七點半鐘由家裡出發,八點十分準時在桃園機場二航站長榮櫃台集合,通關迅速,先到長榮貴賓室休息後於940分登機,台北天氣晴朗1035分安穩起飛,天際藍穹,白雲飄飄,在日本時間下午240分安抵北海道札幌(日本第5大都市,人口約200萬人)千歲機場。移民局入境廳人潮洶湧,場地狹窄,不是千歲機場太小,而是此機場以國內航班為主,國際線只有俄羅斯、中國、香港與台灣有國際線航班飛到此地之故也。但官員動作快速,態度和藹,令人歡喜。國之大門,當如此也。全團57人於午後4點方全部出關。

千歲機場室外溫度約僅十餘度,微涼,且剛下過一陣雨,地面尚有水漬溼地,天空灰暗,但不多久卻又陽光微透,溫差極大。怪不得往札幌的高速公路兩旁青翠山林已染上黃紅,紅葉片片點綴在山嶺疊翠之間。高速路上,車輛均保持安全距離,守規而行,井然有序,這才是文明的表徵吧!「人命」總比「時間」更重要吧!

午後5點半到達今日住宿地小樽,其距札幌約50公里 ,地理位置形同台北與基隆之關係,由明治時期的漁港到貿易港,再回到漁港,目前又轉型為觀光港口的遊艇碼頭。石原裕次郎的遊艇停放於此,成為石原紀念館的一部分。蘇聯解體後的早期,俄羅斯人駕船將帝王蟹在海上與日本商人以物易物,換回豐田汽車,形成主要港口景觀。如今仍是汽車零配件銷往俄羅斯的主要港口。不過,對旅人來講,一早看到港口遊艇駐紮,真是羨慕也。台灣國民所得已逾美金16,000元,為何不能讓遊艇事業內銷化,漁港轉型為遊艇號碼,讓四面環海的臺灣,也能成為海上樂園。

晚上享受豐盛的美宴,帝王蟹等海產鮮味至極。北海道三寶—帝王蟹、馬油與薰衣草,今日已看見了二樣,妻也購了一瓶馬油(¥2000元)作為東天保濕之用。

臨睡前,在旅行小札上記載了如下小文:

「北海道北國之約兌現了,

札幌是明治天皇開拓北海道的首府,

有意避開德川幕府時代的函館

在原住民的草地上開展了北國道央新生命

薰衣草、賽馬、帝王蟹,活潑了經濟發展,

小樽漁港的轉型,

期盼觀光另展新機,

如今遊艇漫遊海上,

見證了在轉變中主政者解決問題的能力,

今日來訪,紅葉片片

心情快活,忘我多日困惑已久的憂愁,

那是全球金融風暴來襲前的第一波攻擊,

緊接著,個人與企業緊縮,銀行倒閉…。」

2008.10.1

二、小樽—層雲峽

在天際微晴之際,我們走進了小樽的古老街市以及昔日繁忙船運的小樽運河。明治時期,為了札幌的開發,小樽運河發揮了輸運的功能,如今港區倉庫已泰半改為教堂、餐廳、商店,尤其是小樽古老港町充滿了巴洛克建築風格,令人無限遐思。

日本大正十二年(1923)關東大地震,甚多洋房建築毀損嚴重,反而鄉間民居損失較少,究其原因是木造樑屋傷人較輕之故,因此大正天皇下令不准再興建石造樓屋,所以小樽保有了甚多的巴洛克建築,如今反而成為市街觀光資源。街道盡頭的銀鐘、洋房充分展現了早期小樽的繁榮,所以「石道小樽」與古老街町相會的街角,淺草橋、手宮線鐵道遺跡以及本地特有的樹種「七灶樹」—秋後結成長串的紅色果實,到雪凍之後,成為烏鴉的糧食,而此地的玻璃藝術品化已成為當地特產。

離開小樽前往定山湖、豐平峽水壩,湖面深藍無波,岩壁盡是玄武岩柱狀壁,號為千丈岩甚為壯觀。山壁上紅葉片片,已把山頭染成了黃紅點綴在綠林之間。豐平峽水壩為豐平川的上游地區,冬初來此一定山林遍紅葉,楓紅飄滿地。豐平壩頂高約100公尺 ,溪谷河水滿溢,原生林密佈,為了保護環境不受污染,須從停車場使用當地電氣巴士上頂,一來環保,二來增添當地觀光收入也。

午後再回札幌然後轉往層雲峽,導遊說大雪山國立公園明日可能下雪,因此部份景點因雪封而須改變行程,期盼夢中的北國狐狸或蝦夷大熊能夠親眼目睹,盼望吧!明日黑岳之旅。

夜深了,以電話向台北的小女道平安後,我在旅行札記上,記述了:

「石造小樽,美麗的港町,

轉角情人牽手約會,

淺草橋,手宮線遺跡,七灶樹下,

倩影併共藍天為伴,真情永恆,

灯街、銀鐘、歐式風格洋房街屋,

玻璃飾品、手壽司、白色戀人…足跡處處,

尋覓琉璃胸飾

為君伴手禮,心中感激永遠的相助

定山湖、豐平川,豐平峽霸頂,原生林中

紅葉片片,秋意漸濃,

千丈岩是玄武柱狀石壁,高昂壯觀,

何時再度同遊北國雪地風光?

期盼,再企盼。」

2008.10.2

三、層雲峽—阿寒

一早氣溫急降至約13℃ 左右,戶外清涼,空氣微甜,在層雲峽纜車驛站登上黑岳五合目,空中纜車限乘101名,全團57位旅客一次登嶺,黑岳五合目標高1,300公尺 ,由驛站到峯頂629公尺 高,纜車外面山嶺林木青翠,但有部份已轉紅葉,或微黃,仰望黑岳(標高1,984公尺 )

與有北海道屋脊之稱的大雪山,只見山頭白雪片片,玄武岩柱狀石壁高聳昂立,甚為壯觀。在黑岳五合目又轉乘雙人纜車登上黑岳七合目,俯瞰層雲峽谷,山巒黑、灰間隔重疊,雲霞與白雲染成白色山巔,黑岳七合目標高1,520公尺 ,但仍覺空氣新鮮清甜,而雙人纜車道旁,蝦夷子櫻已轉紅葉。約一個多小時後循原纜車回到驛站,並即轉赴夫妻瀑布之稱的流星瀑布與銀河瀑布,瀑布區溪流清澈,白樺木與原生林高壯翠綠,偶有楓樹點綴其間,楓紅豐富了清翠林間的色彩,此地玄武岩柱狀石形同劍梢插立在群山之間,瀑布自峯頂急刷而下,水勢洶濤與溪流之碩石激抗形成沖天水花,令人攝服。

午餐時間訂在網走的天都山。我們自層雲峽沿著國道39號(明治時期網走監獄犯人所開闢之道路)先經過網走湖區再到天都山流冰館享受北海道海鮮鍋。在流冰館頂可遠眺能取湖及鄂霍次克海,遠看海水深藍平靜無波,而網走湖、能取湖與鄂霍次克海間形成的陸地只見翠綠原生林中已見紅葉片片點綴其間,相信冬初到時,不僅大雪山系白了頭,網走與能取湖湖水結冰,甚至鄂霍次克海也有流冰衝擊海岸,那種風光真教人想再次來此旅遊。

午後到網走市役所等認養種植的天都山花海,只見紅色的一串紅、黃色與橘色的菊花田以及紫色的薰衣草開滿天都山坡,同行者在花海攝影留念,驚呼秋末竟然還有鮮艷花海可供欣賞。

傍晚時刻來到阿寒,此地為日本北海道原住民愛奴人棲息地,在愛奴部落區走逛商店街,藝術品以木雕為主,因近午後6點,遊人稀少,且又下起毛毛細雨,氣溫遽降,更覺寒意。攝得愛奴草茅屋,屋內狹小,據導遊說,擁有愛奴血統者可由濃眉看出特徵,在明治天皇時鼓勵本州人與愛奴人通婚,因此已融合成了大和民族了。至於有無血統純正之原住民,可能性似乎很少。

臨睡前,我在旅行札記上,記下了:

「白色大雪山,在黑岳仰望,令人敬畏

青翠山林處處染成黃紅,

白樺直立、楓紅歡喜迎接寒冬,

在天能山頂遠眺鄂霍次克海,

日本人在道旁標示:

『別忘了北方領土』

日俄戰爭在百年後仍有解不開的結,

庫頁庫和她附屬小島,曾經居住了四十幾萬的日本人,

領土歸誰?看拳頭大小,不然又如何?

看愛奴日本化,嘆同化之可怕,

如今愛奴特有歌舞雖已列世界遺產,但又能如何?

只能在悲淒的歌聲中,訴說被同化的無奈!

阿寒湖畔悲情戀人故事,直教人捶心自問,美麗真的是罪惡嗎?」

2008.10.3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