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10月的全球金融海嘯絕非偶然,君不見911恐怖攻擊所造成的股市震盪,以及「新經濟」的股市崩盤,都不是重創股市的最後一樁因素。因為股市崩盤都有相似預兆:經濟榮景、內線、投機炒作→投資人懷滿希望→拉高股市指數→追高持續進行→貪念使股價徹底偏離實質→風吹草動,投資人、投資客迷夢中驚醒→恢復理智→毫無預警,股市指數猛然下挫。週而復始,歷經千年仍不疲倦。

「歷史上的投機事業」作者之一是Dr. Bruno Hollnagel,為一位資深證券經理人與分析師,而另一位則為Peter N. Martin是資深財經記者兼投資理財顧問公司之股東。他倆剖析推動歷史腳步的那隻看不見的手—金錢與投資,看史上風雲人物的孤注一擲,贏得天下或一文不名的歷史史錄,其中也參雜了若干可議的嫌疑或陰謀論。在史上重大的投機事業,更是與國家財政、銀行、國際金融交易的發展息息相關,而本書更揭示了一項真理,那就是:「只要搭上投資風潮適時上車,就能贏得驚人的財富,不過前提是,還得懂得適時下車。」困難的就是持續不斷的貪念忘了下車買單,結果可能一無所有。

書中提到舊約全書中有關埃及法老王七年豐年、七年荒年的夢境,已隱含現實經濟面景氣循環的自然律了,而近期的世界性重大股市崩盤也一一呈現,如同噩夢再現一般的真實,尤其是亞洲金融風暴、網路泡沫、日本失落的十年、911恐怖攻擊…,還是沒能給投資者警惕。

「每次股市榮景都只能持續到當中所有的動能被耗盡為止」,或許本次由次級房貸與結構債引發的全球金融海嘯,還得一段時日才能復原康復吧!

以下就是本書一些佳句警語的摘錄:

埃及法老王夢見先有七隻又美好又肥壯的母牛由尼羅河裡上來,接著又有七隻又醜陋又乾瘦的母牛從河裡上來。之後又做了一個夢,夢見一顆麥子長了七束肥美的穗子,但卻被另外的七束細弱的穗子所吞掉。法老王招來術士解夢,從獄中釋放出來的約瑟(Joseph)闡釋了這則神諭的意涵。他向法老王預言,埃及必將經歷七個大豐年,隨後又將歷經七個荒年,因此建議法老王,在豐年時大規模積聚五穀,以備荒年之用。法老王於是拔擢約瑟,將其立為埃及宰相。(舊約全書,創世紀,第41、42章)

美國有句俗話說得好:「如果你無法打敗你的敵人,那麼就先和他合作。」

大眾絲毫不能容忍別人侵犯他的財富,但卻比較能容忍別人侵犯他的人身—馬基維利

柏金森(Northcote Parkinson)以柏金森法則發表如下看法:「舊秩序(die alte Ordnung)的崩潰並非導因於它的專制或殘暴,從來不是,從沒有任何一次是因為政治上的腐敗。它之所以會崩潰,全是因為經濟破產。」

「理髮師要求雙倍價錢。」—「為什麼?」—「因為所有來修容的商人都拉長了臉。」—貨幣問題引發了經濟危機,最後甚至造成嚴重的通貨膨脹。

當眾人都失去信心時,只要向眾人展示出一項足以服眾的威力或實力,就能立刻扭轉劣勢。

看到煙,就一定有火。

約瑟夫.甘迺迪(Joseph Kennedy):「如果連一個擦鞋匠都能分析及預測股市,那麼對我約瑟夫.甘迺迪而言,這樣的股市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伯納.巴魯:「就連我的廚子都在號子裡開戶了,並且整天抱著收音機聽股市行情。其實打從有金融市場開始,股市歷史就是由一次次令人幾乎停止呼吸的瘋狂飆漲與絕望崩盤輪流交替而成的。」

每次股市榮景都只能持續到當中所有的動能被耗盡為止。

一個無力承擔自身費用的的經濟體,在用光自己先前累積的資本,而且資金又外流之情況下,最後剩下的將會是無法解決的失業問題。

股市與瘋人院的差別只在於股市下午會關門。

約瑟夫.徳.拉.維佳在1688年的股市名言:「當你因受到幸運女神的眷顧而投機成功時,千萬要記得謙虛,要記得不斷感激自己的幸運,不要讓驕傲自大壞了你的好運。」

日本的人格特質與企業文化:在日本只要有不同的意見出現,日本人絕不會像西方人一樣互相激辯、據理力爭。因為東方人認為顧及所有人的面子才是最重要的原則。而且在這樣的人格特質下,只要公司的股價下跌,管理階層就會覺得自己名譽掃地。因此各公司的管理階層只要一見自己公司股價下跌,就會進場買進,阻止跌勢。

日本還普遍存在服膺權威的觀念—日本人總認為有問題時在上位者一定會出面解決,而且他們一定有能力做出最恰當的決定。

日本企業的作風和結構,讓原本在國際商業舞台上應該處於對立或競爭態勢的各日本企業反而連成一氣、互通有無,不論是在監事會議組織、公司資本額分配或爭取貸款事務上。事實上,日本所有的企業都隸屬於不超過三十家的超大型商業王國下。

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自己的座右銘是:要就全部,不然就不要。

戰場上需要的是武器,股市中的武器則是資金、謠言與政治。

只要能預知明天將會發生的事,就有機會在今天先為明天的豐收做好佈局。任何奠基於內線消息的交易都是被禁止的,並且必須受到法律制裁,因為它嚴重違反了股市交易的公平性。

主導紐約世貿中心恐怖攻擊行動的幕後黑手,當然比任何人都早一步知道恐怖事件即將發生。發生於攻擊事件前的一些異常現象顯然與此相關: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期貨市場於 9月7日 和9月10日兩天內有人大筆買進荷蘭航空股票的賣權(Puts),總金額甚至暴增為平常交易量的十倍。攻擊前的那個星期五,在大盤下跌的狀況下荷蘭航空仍出現八億四千七百萬張的成交量—此乃破紀錄的天量。美國航空和聯合航空這兩家母公司的賣權也都在 9月7日 和9月10日這兩天出現高於平常20倍的交易量,分別是二千一萬四千七百四十四筆及四千五百一十六筆,而買權的成交筆數竟只有三百九十六筆及七百四十八筆。英國政府公開表示,這些交易必定與恐怖組織的資金介入有關。

2008.11.6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