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2008.12.14)日台北天陰宛如細雨飄絲,在捷運昆陽站集合時,久未露面的Banktwo登山隊長意外在場,他說停了幾個月醫治腳傷,結果胖了4公斤 ,腳傷事大,胖了還可再瘦回來,不打緊。

 

由於隊長親自率隊,因此仍走他的郊山最愛—土庫岳一等三角點,站在四周比它矮的山頭上,雖然只有海拔389.07公尺 ,卻可俯瞰四周青翠山嶺,也有唯我獨尊之態。


我們一行在南港舊莊仍沿大坑溪右側前進到更寮古道登山口,因為氣溫大約15℃ ,冷風襲人,略有寒意,而眺望溪中偶有白鷺佇立望水興嘆,或因天寒細水緩流水波不興,清水難摸魚也。大約登嶺行進200公尺 後,細雨霏霏,隊友們只好撐傘前行,沿石板階梯,拾級而上,然而山高水氣越盛,不僅雨聲淅瀝,天際烏黑轉而傾盆大雨直下,近看林木樹葉因雨滴而低垂,然而清新葉面卻也洗去塵埃,秋末的芒香盡見垂頭喪氣,與細竹、綠葉同受雨珠侵淋,大自然也時興以大侵小,以眾擊弱,眼看四周山景迷霧,已分不清楚是雨滴還是汗漬了。

 

沿著石階快步跟上,只感覺心喘喘而氣呼呼,一時之間非常懷念隊友S,假如有S在場,因為小步登階,行走緩慢,又訴說職場辛酸事,登山似乎不感覺腳步浮動,所謂心隨境移,腳步輕柔,心跳也緩和許多,加上冷風拂面,當更覺輕鬆暢快。

 

我在訴說這段感覺時,隊友們都微笑稱是,這就是登嶺時,不能全隊急行軍,否則體力不濟者,將感嘆體衰老弱了,所以團隊精神的發揮乃在同舟共濟,不能一人獨強。全隊在雨勢加大,山道邊溝谷水流聲響濤濤,兩旁翠樹受雨重壓,枝葉輕曳下登上了土庫岳嶺頂,我們在嶺上涼亭,或許是古早時望高寮所在地,略作休息整裝後,再沿著更寮古道往深坑的土庫尖古道前行。本段山道全是枕木階梯,而二支枕木中間均為砂石填埋,走來非常舒服,只是下坡路段,也要防著溼滑而已。


出了登山口,在望高寮土雞城內看到一隻麝香豬,據屋內山友說大約有230公斤 ,或許是寵物豬,不見生疏,在屋內閒蕩,真所謂萬物都是一個樣,當受寵時,什麼都不驚,似乎理所當然的,卻是上帝恩寵。但是人生道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也許更應謙虛以對,天道在看,不能太驕傲,否則,上限時間一到,天理輪迴,也會算總帳的,尤其對於政治人物,公門好修行,更應如此看待吧!看今日當政者遇事推拖硬ㄠ,甚至說些不怕人見笑的風涼話,有失古大臣之風吧!


過了土雞城,沿途植栽白色茶花與苦茶樹,在細雨中白色花朵更顯清心冰潔。原本計劃在土地公廟以輕食水果佐餐,但是山道上已聽到歌聲響亮,廟前六部休旅車,又自備發電機,幾十個人唱著室外KTV,雨聲、歌聲交雜,卻不見風聲,否則風雨聲也將參雜對國事的議論月旦吧!

 

全隊不得已再往下走往土庫尖古道上的智慧亭休息午餐了。智慧亭邊,在原保甲路的坡道上,楓葉染紅,更顯現深秋楓紅的美,而紅葉零散飄落在古道上,就如同大自然季節性的染色盤佈滿在青綠山景畫布上,令人為季節的更移而感動,而讚嘆!我們一行於下午約二點左右走出了深坑的紅葉山莊大門,到此雨勢已小,也許是老天跟我們開玩笑吧!登嶺時偏偏大雨襲身行走非得小心不可,及到山下卻無風無雨,但車行經深坑街道,又見冷清街景,內需緊縮已有恐怖感!


登山時面對大自然不刻意的洗禮,正可磨練心志,寬心以對任何橫逆,再兇再惡也不如天道的所作所為,好比枕木山道,被土石沖毀ㄧ大段,當政者卻也不修整。「人」算什麼呢!台灣俗語說的好:『不值天劃』,真是正道也。今日隊長歸隊,大夥高興之餘,已許下承諾,一來為即將到來的尾牙擇日打牙祭,當然是我請客,因為在大裁員時刻,還能在退休之後,又有工作,正應感謝上天,也謝謝山友們十年來的陪伴登山健行運動,以保有健康體魄,二來隊長將於新年初率領本隊到南澳攀登古道,眺望太平洋,想來就是興奮,更是感謝。然而在全球金融海嘯之下,我們如何自處?或許唯有自我修復心性,否則徒增悲傷而已。

 

因為,美國已陷入1929年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景氣蕭條,房地產與金融資產價格崩跌,民間消費與企業資本支出一蹶不振,失業人數大幅攀升,且在全球總供給(尤其是世界工廠的中國)無法在短時間調整而造成超額產能的現象下,未來全球物價將進一步降跌,全球各先進國家與新興開發中國家近來莫不紛紛持續調降利率,全球已面臨『零利率時代』的到來,但降息也不能一時之間刺激消費,因此又紛紛大幅擴大財政支出,且不脫基礎公共建設,以激勵內需,一、二年內能否全球景氣復甦?誰也不知道。處此情況下,台灣經濟當然不會好到哪裡去!

 

所以Banktwo 好友至交們在定期存款也不能保本的情況下(定存一年期固定利率降至1.445
而未來CPI-2%,不是負利率了嗎?),您們說該怎麼辦呢?

 

2008.12.14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