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自從『莫拉克』中颱侵台以來(200987日 )電視畫面充斥著南部湍急河流的滾滾泥水、斷橋、垮樓、崩路、活埋、大量漂流木(盜採森林?),看到多少災民在哀嚎、抱怨、大聲疾呼「政府在哪裡?」、水淹房屋夷平家產等等殘酷情形,在本週出刊的「商業周刊」形容為「政府救災的5大荒謬」,並且明示「明天過後,天災走了,人禍呢?」面對台灣國土50年來最慘重的水禍,也可說是台灣國土之殤,到底我們的國土政策是什麼?什麼才是台灣子民生存的應有原則?與大自然爭地,一旦大地反撲,尤其是這次南部山區的土石流,我們參透了什麼?我們世世代代在此生息,並非過客,也不是旅行的人,如何維護台灣這一個青山綠水的生存之地,不必等待過客執政者的慈悲施予,而是台灣子民應有智慧徹底反省,更謙卑的看待大自然,也許我們讓出某些地域,還給大自然應有的出路,讓一時的困乏,換回未來的幸福,或許就是真理所在。

 

     這些回歸自然秩序的配套措施如何研擬,怎樣實施,難道執政者不該立即有所作為嗎?還有921大地震捐款結餘款項可能還有新台幣45億元,都該好好思考,及時運用在拯救南台灣災民身上了吧!號稱『苦民所苦』的執政高層,不該只說空頭漂亮的話,或者儘是選舉語言,放下身段謙卑的為民服務吧! 
 

二、  夜間臨睡前翻開本週「今周刊」前外交部政務次長楊子葆的一篇文章「一起喝杯葡萄酒」,裡頭提到利用「散步」領悟領導力的真諦。在緊繃的生活節奏中,「散步」是我目前喜好之一,不論是多年以來與Banktwo山友們的閒步漫談,還是近年來捷運忠孝復興站地下街的閒走,確實幫助我舒緩、清醒了勞累的身軀與頭腦。

   

    「散步」脫離了工作與生活的制約,沒有「目標」的限制,也沒有人情世故的牽連,因為身軀與思想的解放,而洋溢快活的因子,並且也因自由活動,不拘傳統制式而奔放熱情,同時也藉此欣賞或評論、反省週遭所見所聞。文中又提到「葡萄酒能使人放鬆,較容易吐露真實感受」,卻也想及1970年到台北服務時,在第一大飯店與煤礦公司的酒宴中,未開席即喝下一大杯紹興酒,在人生紀錄上頭一次「抓兔子」,吐的悽慘,卻也堅定的開始學習喝酒應酬之事。

 

     當然若是與好友們從日常工作或生活中抽離慣性框架,放慢節奏,無拘無束的一起小酌葡萄酒,只有微醺,不必酩酊大醉,卻是人間一大享受,當然若喝到「盧盧番」就大可不必了,一來傷身,二來也可能犯下不必要的麻煩。走筆至此,想及愛喝酒的至交好友,雖然仍然在亞洲各地奔波忙碌,下了班與同事喝酒也許可以放鬆情緒,舒緩疲累,但也適量為宜,在此也祝福他永遠平安順利,在我們一票朋友中,也都時時刻刻為他的忙碌而掛心,…。

 

    當關上電視機時,仍然看到無助的災民,殘破已毀的家園,山壁上的茶園整片下滑,厚泥鋪上了扭曲不成形的地面,被淹沒只剩下司令台的學校大操場…,這些畫面將伴我入眠?困難也,今夜鐵定又是一個失眠夜,什麼時候才能讓血壓恢復正常,睡眠安穩?我必須克制自己的情緒,否則任何人也幫不上忙,但此刻溫柔的關懷,卻是一種奢求…,我的思緒已遠離台灣,泛化飄移萬千里,尋找永世的心安,免於自責,坦然過活,直到…。電視畫面的悲情依舊,我落難的鄉親!報紙上貼出災民在路面上大寫「幹政府」的畫面,久久不能離去! 
 

三、  812夜間參加了一場經濟金融座談會,其中提到ECFA簽訂後,台灣將更向中國傾斜,經貿依存程度日深,對台灣經濟發展前途絕非好事。翻開經金檔案,看到「工商時報」20095月間一篇社論,題目為「芬蘭的啟示」文中提到二次大戰時,芬蘭為擺脫蘇聯的不時覬覦,不得不與德國納粹結盟,戰敗後賠償蘇聯鉅款。

 

    在償債過程中,芬蘭卻也累積了生產技術、管理經驗與貿易知識,並從農林國家一變為以船舶、金屬、化工、橡膠、皮草與紡織為主體的工業國家。但因與蘇聯經貿過度密切,如以1988年為例,85%的船舶外銷蘇聯,53%的運輸工具出口蘇聯,29%的紡織、食品與鞋類運往蘇聯,結果在1991年蘇聯解體後,芬蘭立即陷入經濟大蕭條,其GDP下降11%,投資減少55%,失業率從4%攀升到18.5%,股市跌幅超過60%,而且經歷十年無法恢復元氣。

 

    究其癥結就在於芬蘭的出口高度集中在一個市場上,經濟太依賴蘇聯了。台、中兩國簽訂ECFAMOU以後,經貿關係更為密切,而台灣經濟發展也更依賴中國,將台灣的就業與民生變成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想想芬蘭的痛苦經驗,對執政當局也該有啟示或警惕吧!「分散貿易市場」是國際貿易理論的鐵律,難道大學時代教的理論失靈了嗎?這篇社論使我深思良久。

 

     在『莫拉克』颱風過後,重讀這篇文章,再想想「明天過後」的電影情節,正有風雨前的寧靜感覺。但在隨之而來的狂風暴雨,冰雪覆蓋的情景,也讓人不寒而懼。「台灣未來將怎麼辦?」「我們的下一代將怎麼辦?」妻在客廳看完電視評論後,常常追問的話,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只求蒼天保佑台灣,身為老百姓的普羅大眾又能怎麼辦?民主社會用投票決定群體的命運,但在群體內卻是多元價值,如何讓台灣人自立自主的普世價值獲得認同又不使群體內若干或一部分的人受到利益掛帥而自毀良知,太難了,因為人的自私最後將使自己覆滅。

 

    當我與Banktwo山友們走在台北近郊的山路上,我們經常會談到山林的可怕,也會說登山是一種危險的運動,因為大地無情,只有自己珍惜她,和她合諧共處,否則一不小心,跌落山崖,如何了得?一個人如此,一個群體不也如此嗎?台灣命運掌握在每一個台灣子民的手上,但何時才有真正當家作主,共同珍惜台灣的共識呢!前國防部副部長林中斌在蘋果日報(2009.8.12)發表「全球磁變,災難不斷」乙文,其建議政府應知所因應,並提出四點建議: 
 
1.國安高層應對各種災變謀算籌劃。 
2.政府應定期舉行救災演練,測試通訊網路。
3.國軍應就救災搶險列入年度演習。
4.拓展救災外交。

但是,我想最重要的仍在領導人的洞察力、決策能力以及擔負責任的應有擔當。如果領導人溫吞不能決斷,不願主動負責,則空有危機處理機制也斷無執行力可言。如果遇事把責任推給下屬或人民,誰願意主動盡責認真執行?西諺有云:人必因熟悉匱乏而致富(A man is rish when he once becomes familiar wish scarcity.)。我們為下一代勤奮累積家族財富而忘掉了台灣土地生息的極限,想到清代林則徐祠堂的對聯,我們在忙什麼?對聯是:

 

『子孫若如我,留錢做什麼?賢而多財,則損其志;

    子孫不如我,留錢做什麼?愚而多財,益增其過。』

承認人類資源有極限,低度經濟成長,維持舒適生活,讓平靜心懷伴隨我們如何?心情煩了喝一杯葡萄酒,只要微醺,不能大醉,可以想到三國時期曹操的短歌行:「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我愛喝酒的好友,國外訂單沒有拿到,不能用酒因應,同時不是要你牛飲葡萄酒,而是少量即可,忘憂解愁,摒除壓力,酒是藉口,最好的方法仍是清心平靜,昇華心靈,記得葡萄酒中的真理就是使人放鬆,自然寧靜。我的好友,這不是說辭,是我以往大醉清醒後的領悟,聊供參考而已。別笑了!…。

 

2009.8.14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