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陽明山道上:
今年初冬第一道寒流南襲之前,總想探望擎天崗青草高原,享受「風」的滋味,
視線所及的空曠草原上,北國風吹草長見牛羊的景色令人著迷,

Banktwo山友們在2009.11.1約集在劍潭搭乘R5公車上行到陽明山,再轉乘 108號公車到擎天崗,為的就是那ㄧ份「空曠」的氣息,

台北一早氣候轉陰,天際灰濛,已有雨絲飄散,
仰德大道上細雨紛飛,氣溫漸降,幸備毛衣禦寒,足擋初冬寒氣,
蒼翠山林的陽明山,大屯在望,路上轎車泰半一男一女,休閒裝束,直羨慕世間真的是有情天地,

可惜多位隊友未能同行,錯過了在滂沱大雨中腳踏先民古道的絲絲懷古風情,原來是:

「有人急著抓住青春的尾巴,佈置退休後的清閒住屋」,
「也有人腳傷未癒,抱憾登嶺難行」,
但我卻為磨練軀體,持續運動的意志力,雖然腳踝疼痛稍減,也苦苦哀求H隊長選擇平坦山道舒緩腳部壓力,也活絡了心跳,為的是貪圖「生」的意義,
車過華崗台銀行訓所後,青山綠雨洗淨了林木葉片,細雨霏霏卻轉而風冷雨急,
陽光更是早已穩躲在雲霧之中,羞於見人,也可說是強者也有了了時,
此際灰濛山林,濕冷道上,更添一番淡淡秋愁,

車過竹子湖後濃霧罩山頂,視野甚差,秋芒乾枯垂頭喪氣,已到了秋的盡頭,
擎天崗上傾盆大雨,氣溫直降,今日登山將考驗隊友們的意志力了。

二、魚路古道上:
強風勁雨中,Banktwo 山友們踏著日人路的水漥處處,簑草連連漫行在古道上,
嶺上土地公廟到許顏橋約2.4公里,下行到上磺溪停車場則為3.7公里,
八煙在二年多來因山崩路毀,至今未修護,仍禁止通行

然而據山友們稱,有些登山客仍然冒險爬走到八煙,萬一跌落山谷,則不妙矣,
山崩路毀倘若為還給山林原本色彩,當不必修護,
但為維護先民開墾遺跡,或許也該儘速修橋鋪路,

山中古道是先民墾植的記憶,親臨其境,就有血脈相連的感覺,
有清時期由金包里到八芝蘭的古道(今之金山到士林)原有河南勇路,後來日人據台為拉山炮到嶺上而另開發較為平坦的山路,

日人路是一條軍事用途的道路,
河南勇路則為保護官方開採硫磺而開拓的山路,
金包里大路才是先民運送茶葉、漁貨、藍染、牛隻的輸送大道,
它是民生為樂,生民為利的大路,
今日日人路沿溪築路,山上滾滾雨水,隨雨勢加大而滔滔奔流,

嶺上草青如地毯、秋芒已萎,秋的氣息瀰漫,
想當年凱達格蘭族人的獵場,今日已成為假日遊客聚集欣賞北台灣唯一高原草地的景觀,

可惜今日霧鎖擎天崗,雨奔大嶺,芒草低垂,就是一個「愁」字形容,
嶺上水源地原為先民來往金山士林的解渴清泉,
在日人路俯瞰嶺腳庄,可謂平疇千里,
在平坦台地上是為先民農墾之地
在許顏橋前約200公尺,幸有古石頭屋一幢可供避雨,
可惜另二幢已毀,歲月也忘記了它們原有的風貌,
如今殘跡尚存,徒留後人感嘆噓噓!
倘能修護可做為陽明山先民遺跡加添觀光景點,何樂不為?
在打石場仍可見先民採石遺跡,
在許顏橋上,上望溪水直奔如飛瀑,經過石牆山門,思古幽情難以自禁,
大雨滂沱中來到上磺溪停車場,雨勢雖稍歇,但氣溫仍未回升,
幸好皇家客運約於30分鐘到來,全隊上車奔回台北。


三、旅記:

「擎天崗的濃霧,鎖住奔放的心,

秋芒已萎,豪氣漸息,

秋去冬來,風霜勁節將隨芒花更芬芳,

金包里大路,『路窄讓人學會禮讓』,

蜿蜒彎路卻是加速趕路的好地段,

只今彎道危險,放慢腳步,

失去了強勁的持續力道,

反其道而行,扭轉逆向強先把道,就是彎路奪勢,

古道遺跡有血有淚,

在科技進步中,古道喪失了當初開拓的功能,

如今徒留遺跡,緬懷祖輩辛勞,想及社會進步,時代巨輪輾轉,

『為什麼機器越來越像人,

反而人越來越像機器?』

所以:

喪失了理智,不能獨立思考,

一昧奉承,沒有自我,

時間一到,徒有怒氣怨言,又能如何?」



2009.11.1記

IMG_2160(001).jpg IMG_2161(001).jpg IMG_2163(001).jpg IMG_2165(001).jpg IMG_2166(001).jpg IMG_2167(001).jpg IMG_2168(001).jpg IMG_2170(001).jpg IMG_2171(001).jpg IMG_2174(001).jpg IMG_2182(001).jpg IMG_2183(001).jpg IMG_2184(001).jpg IMG_2185(001).jpg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