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清明時節雨紛紛,今年亦復如是,三月卅一日南下國道北部地區擁塞厳重,但看到國道兩旁邊坡時有羊蹄角粉紅鮮花怒放傲迎暖春,木棉紅花更是滋意艷麗挺立技掗獨自笑傲在靑翠山林之間,還有各色繁花的杜鵑形同啼血掦溢開滿山坡,淡淡的三月天就這麼誏百花瘋狂爭艷。隂雨綿綿,氣溫略低,壓得人們胸口苦悶,想想邇近以來,油電雙漲的無奈,平民百姓幾無置酌餘地,而中央民意代表在朝大野小的情況下也徒呼奈何!車過大安溪後,溫暖的陽光從東邊的層層山巒間射出了刺眼的亮光,大地似乎回春了,比預定時間脕了半小時終於回到故鄉老宅。清明祭祖今年方便多了,因為去年已為祖先們檢骨奉迎納骨塔,而不必在走在地形坷坎墳塋間尋找祖墳之苦了。祖父母等先祖奉厝在故鄉㐧一公墓新溝邊新建的納骨塔而先父母則依母親遺願安奉在台中太平的清涼寺附設寶塔。一天來回時間游刃有餘,尚可在故鄉採買土產以彌補相思之苦。節令令我們慎終追遠也緬懷先祖們的餘蔭,每年此刻都會記起先父的話:一代要比一代來得好!今日想起實在汗顏,這談何容易,上一代白手起家的事實,現在幾乎成為不可能的笑話,能夠固守祖產又發揚光大已成頂尖好漢了,想想短短六十年間,創業模式完全改覌,沒有研創技術、創業基金、銷售通路要獨自創業成功談何容易?我們這一代說不定還能實現先人的期待,看來下一代恐怕力有未逮了。因為非關個人資質或努力,而是大環境使然。三十年來,台灣製造業尤其是伝統產業以及電子裝配工廠,幾乎外移到中國與東南亞各地了,如今全國朱業率高居難下,受薪薪資𨚫難以上升,而願意龪國外就業者又普遍性的年年增高,輸出技術勞力等同謀殺自已技術創新升級的產業結構向上提升的宗旨。拿起三柱香祭拜先祖們,除了祈求平安順利這種渺小願望外,還能說些什麼?對我來說至少祈願女兒良緣早日到來,免得日日掛心,也應是該有的願望。


在故鄉新溝遙望對岸河景,高大的木麻黃直梃傲立著,一九六四年高中畢業前夕多少個黃昏或者週末假日,在這𥚃為大學聯考而衝刺溫習功課。那時節涼風微微吹,喚起了超好的記憶,河岸上木麻黃下留下了多少美麗的回憶。當時橫跨河上的台糖鐵道橋還在,橋下時有腑拾蛤子的人,為一點小利辛苦著。河畔下是西勢國小,還記得高中一二年級時,經常來此漫跑在校園操場間,每次都是濕透了內汗衫才意猶未盡的離開,如今卻只能在平坦的道路上只求步行萬步而滿足。時間無情還是軀體退化?也許兩者都對,或許軀體保持年輕時的體能已成夢想,看來還是時間能夠解答一切,因為時間主宰一切社會的進化,時間搭配特有的際遇或許可以成就大事業。看看蘋果電腦的賈伯斯,他的座右銘:求知若渴,虛懷若愚(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求渴需與時間競跑,但是逹成願望卻是只能力求平靜的心。如今四十年過去了,再回到年少時曾經流淌過的河畔青草地,河水依然順勢緩緩西流,多少記憶多少青春𨚫也一去不復還了,當年溫習的課業中又有多少的內容可供出社會時可以用到?真是一場春夢,在煙雨三月天,少了陽光的滋潤,心是幽鬰的,想想教育的內容到底對一個人的成長扮演多大的功能?怪不得直到今日,尚有好多企業界的經營者,要求敎育要與企業人力需求吻合,顯然兩者未能相符或是落差過大,才有求才困難之嘆了。因此更相信終身學習的重要,學校敎育終究只是一個入門而已,只有盡自己的力量努力追求新知才能應付隨時都在変動中的世界。說得容易,真正要做到又何嘗順心應手?也許環境逼迫不得不時常用心追趕,否則時間一幌,不也廢去希望了嗎?想想自已,在一九八〇年代因為工作需要,大量翻譯日文報章雜誌有關國際金融與國際經濟的文章,當時是一件順心的事,可如今三十年過去了,在書店內翻出了日文書籍卻頭腦發暈,太久沒有再接觸了,生疏了,功力一下子似乎直落谷底了,難怪有人要說溫故知新,想來還是有道理的。

新溝流經故鄉與福興界地,在八七水災時,曾經衝跨路基流失道路將近百米,本次回鄉清明祭祖,發現當年流失路面的覀側,竟然髙樓大廈節比而蓋,記得小時候此地是舊濁水溪的出海口,因為長期泥塞形成了舊港溝與幾處水塘,如今水塘被填平,建造了集合住宅,直敎愚公移山在此重演,並且實現了人定勝天的活教材。當年八七水災時,中午過後,屋外人聲沸騰,我與弟弟往外直衝,跑到我家製材工廠的門外,遠遠望去,新溝西側的大馬路隨著大水無情的沖刷,正一大片一大片的隨大水而崩潰,沒過多久,整條大馬路連接橋墩的路面已經成了汪洋並與河水混而為一了!今日車過此地,想起八七水災時苦難的過往,當水淹工廠將走台的大馬達沖毀而浮起,可見大水的力量多麼的強大。今曰滄海變桑田,甚至進一步成為高樓大廈住宅,整條舊港溝幾乎消失了。八七時洪水滾滾來勢兇猛,人們驚嚇走避的情節存在腦際揮之不去,而今多少繁榮熱情走過,在故鄉人口結構中,居住於鎭內街巿者,幾乎家家有外移人口,台北、髙雄、台中等都會城巿,成為移民新天堂。當然原四囲鄉間居民擁入城鎮也成就了鎮內住民不再減少的奇蹟。尤其在三級古蹟文祠即文武廟後囲地區,經由馬路開通,住宅快速興建,使得此地成為居住密集地區。往溪湖的大道,如今車水馬隆,而在清末地理圖籍上,在現今地藏王廟後方的道路上即靑雲路,其實是一處大水塘,祖父在戊戌年代馬濁水溪泛濫成災,田園被淹沒後,帶著祖母、長男與祖母懷孕中的先父,來到此地,幾經奮鬥購入此一水塘地,後來成為製材工廠用地以及公厝的所在地。一百一十五年了,家族到此由自唐山購入陶瓷器銷售到創立傢俱店再到開設製材工廠,在先父一代手中有了輝煌歲月,而添購的田產則在國府土地政策下被耕者有其田僅換回四大公司股票與實物債券。田產失去了,股票不值錢了,形同一夜之間雙手一攤什麼也沒有了。政策,多少罪惡以你的勝名殘害無辜的人們,在威權體制下,誰又能對抗?每次回鄉都會看到以往的景象,現在覌光小鎮名聞全台,但一九六〇年代的五金、木器等產業𨚫已消失怠盡,舊宮(天后宮)周遭每到假日遊客川流不息,為避開九降風而獨有的九曲小巷,也成為城鎮建築必看的活教材。聞名的小吃,等路伴手禮也為商家掙回重要商機,故鄉再興,得力於反杜邦事件後演變成為覌光小鎮而有的成果。反對高汚染產業,留給住民清新居住環境,又把古蹟文化生活保留下來,幸與不幸?現在看來,只能說鎮民先覚者堅持對了。

一年回鄉幾次,有謂母親形同桶箍,一旦仙逝,子女們也為自已的家而少回幼年成長之地了。故鄉的印象卻不時出現在脳海中,新溝河畔的楊橋、文武廟、地藏王廟、龍山寺、九曲巷、瑤林街、新祖宮、舊宮等古蹪,好想再一次親踏斯土,好好回味年青北上求學前,曾經有過的記憶,也許殘片,但縂能一一連接,相信色彩依然繽紛美麗。多少年以來,夢境中的人事物,少不了故鄉的景象,年華老去,似乎更懷念年少時走過的路,故鄉的開港史、手工藝品、彫刻、小吃名產、蝦猴、西施舌、古蹟廟宇、書院、海邊風情等等,情牽心繫難以忘懷,女兒提議來趟故鄉之旅,好好品味古鎮樸實的美,並且訴說家族在此的活動歷史,畢竟一百多年了,也該好好品味她的由全盛,沒落到繁華的一段歷程了。

2012,0331•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