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自己的抉擇斷了線:
登山道上,寒冷的風,飄絲的雨,將天際的灰暗導入了登山者心中的苦悶,
總想依循自己的想法或理念,安穩的渡過平凡的人生,
有時卻天不從人願,總是將即將看到的山道,又折曲甚至反方向的擺佈,
你能埋怨前人為何走出無俚頭的折返路徑,
或者在平緩的山路上,為何突如其來的躍登陡坡高階,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這句話到中壯年後,終於不得不相信,
因為老天爺總是不從人願,
從不讓平凡的人,依循自己理性的判斷,走著自己認為平坦無爭的道路,
或許冥冥之中,有一股看不到的力量,在左右、牽引著我們的前進或者後退,
人有多厲害?遠不如上天神來一揮的瀟灑拂塵,
輕輕一晃,你的志願、抉擇、方向…,都在一瞬間化為烏有,或者走了樣,
當在山徑翠樹邊休息時,總會想到就跟著感覺走好了,
不要逞強,不要壓迫自己,以超出負荷的心情,
痛苦自己,也磨損了山友們的歡樂,
何必如此?口出惡言,向上天抗議,心是良善,在口禍之後,隔日即後悔,
理智蒙蔽了,心在煎熬熱燙中…。

二、塑造另一個自己:
在家族榮譽的壓力下,都想讓下一代過的比我們這一代來的好,
以是,代為求職,引導創業,乃至強將自己的事業慾望交付下一代經營,
這是家族歷史榮光的必要性,但也給下一代無與倫比的痛苦與重擔,
我們總是想要將下一代栽培成為我們的替身,
不論心性的成熟或者敬業…,
有必要在下一代中塑造一個自己嗎?
我們認為最好的結果,不一定是下一代所要的成果,
塑造一個與自己一樣的人,代表家族沒有進步,
甚至在大環境進步中,我們反而是落後的族群,
山友們也有人認為下一代赴海外求學、生活是家族的榮耀,
在世界經濟發展歷史中,也許東方中土才是21世紀的樂園,或是希望,
東方文化精隨,或許是未來世界救贖的力量來源,
就讓下一代依著自己的學習環境,自己的希望,自己離不開的朋友,…
在自然成長中,塑型自己,
如果只是我們想要逃離世間繁雜,遠離紛爭,圖個清靜,或者任何牽絆,
為何要下一代夥同我們一齊逃難呢?苦了自己,也苦了別人,
我們從鄉村到都市,
在成長過程中,
付出心血,也得到回報,
就讓下一代,依循自己的命運,走向他們榮耀的站牌,
「兒孫自有兒孫福,何必為兒孫做馬牛」,老祖宗們說過的,
我們不一定要扮演上帝的角色,
只要下一代生活安逸快活,
那就是族上最好的榮耀,
有些人不相信,有些人在懷疑
看看紅樓夢空空道人說:「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子孫誰見了!」
人呀!爭甚麼爭,
看開點,心情寬鬆,愉快過活就是幸福,
如果有輪迴,也許就是上等寬和的人,
因為不爭,就不會結仇,就沒有怨冤,就不必再次輪迴相報,
一世代的心境平和,
成了萬世代的幸福根基。

三、後記:
在登山道上,總有些山友為自己或者親人,提出了一時之間無法理解的想法或執意要做的決定,回家休息時,心血來潮,想要說出一些看法,或者說是觀點,清清自己的情緒。因此,夜間閒來無事快速落筆,好作為下次登山路上的閒聊題材。
在台灣經濟景氣欠佳的環境下,我們都想趕快逃離痛苦之地,也對下一代的幸福代為設想,不過,或許人各有志,不能替他們形塑人生方向,重要的是,「溝通」是必要的。
但是,如果脫離心中苦悶,領悟親人的關心真諦,寬和的對待,讓「家」成為一個溫暖、有人性的地方,讓「回家」成為一天辛苦過後,得到休息、歡樂的所在,而不是關起房門,自己苦悶,自己哀怨,自己痛苦的深淵。
當有山友在苦悶、孤獨、寂寞時,拾起洋酒猛灌,當醉意來襲時,想睡都困難,隔天清醒時,卻又反悔何必用酒消愁,也許愁更愁,就用清醒的理智,反思自己,唯有自己的意志才能走出痛苦之地,才能迎向清早的陽光。也許山友會說,別說大話了,你自己排遣心中痛苦了嗎?有那麼容易嗎?記得2008年,就在痛苦中慢慢悟出真理:「別到了太陽西傾,才想要下山,山中氣候變化太快,等到摸黑下山,反而危險」,當時好友S教授說:「太高興了,總算走出了不平的藩籬,讓心情快活了」,在此也感謝圓桌同學悟出自我歡喜的感染力,激發良善的心,滿意過活。登山的同伴們,在心情煩悶時,喝杯凍頂烏龍茶,朋友來了喝茶,朋友離開了喝茶,快樂了也喝茶,…,總之,以茶代酒善待自己吧!
「口是心非」,真的苦了自己!「態度」、「話語」、「手勢」、「表情」…,都是一把利劍,在寶劍出鞘前,讓理智舒活吧!

2010.1.29 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