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訪ELISON CORP.上海開春嘉年華後,我們一行於2013•03•03•順道視察TCB蘇州租賃公司,並且在午後時分,於赴虹橋機場的空檔中,走訪了蘇州的七里山 塘、平江路歷史文化河街的復舊和觀光商業的活絡景況。我們常聽說:「市場沒有飽和,只有重分配。」這句話在蘇州古文化遺產與歷史遺跡中,經過有計劃的復舊 修䕶,重新扮演江南水鄉的觀光新景點而得到肯定。蘇州有很多歷史文化景區,在多次參觀蘇州後,大都已觀賞過,因此經由同事的推介,決定走訪已復舊修護完竣 並開放為觀光區的七里山塘和平江路歷史文化河街。三月江南,本該煙雨濛濛,所幸今日來此參訪,僅僅天氣冷涼,午後陽光卻透過葉隙灑落在蘇州河道,怪不得旅 人們不畏低溫邊走邊品嚐冰淇淋,似乎早春氣息已悄悄的來到蘇州河畔。

一•七里山塘

西元825年,大唐寶歷二年,白居易調 任蘇州刺史,他組織民工疏通山塘河並順勢拓展河堤,從此開鑿了一條西起吳中第一名勝虎丘,東至閶門的山塘河,並在河之北修建道路,稱為山塘街,使之橫亙在 巿區和虎丘之間,成為蘇州商貿重地。更由於山塘河是溝通蘇州城與京杭大運河的要道,使得山塘街被譽為「姑蘇第一名街」。山塘河與山塘街長約七里,以是被稱 為「七里山塘」。隨著歲月流逝,山塘街逐漸被歷史湮沒,2002年蘇州市政府斥資修建恢復了山塘歷史文化保護區,並且建設成了展現吳文化精髄的旅遊景區。

山 塘河與山塘街的整建修䕶,恢復了一條小河、幾座彎月般的石橋,和小河兩岸白牆黑瓦的蘇式古宅,街上宅院屋簷依序掛出年慶紅燈籠,在河、路併行的春景中,真 正體現了建築的古樸雅緻、白牆黛瓦、疏朗有致,是謂蘇州古城風貌精華所在。走在石板路上,看到了一句有意思的句子:「留住手藝,就是留住文明的記憶。」所 以傳統手工藝得以在街上店舖,重現它的文明價值。白牆門前紅衣少女佇立觀景,那一分遐思,那一種寧靜的美,足令江南水鄉同之一醉!碼頭前方,古老的蘇式小 吃、萬花筒表演等,總會有觀光客駐足觀視,享受那份千年不變的風味。河與道併行就是典型的江南水鄉風貌,看看家家戶戶前街後河,河上小舟往來如梭,河堤綠 樹垂楊,旅人或坐或立欣賞河街風光,街面上店舖林立,橫跨河上的彎月石拱橋,橋橋都有它的歷史故事或典故,巷弄內華宅花園與橋畔撐舟風光相輝成趣。有古詩 讚歎:「斟酌橋頭花草香,畫船載酒醉斜陽,橋邊水作鵝黃色,也逐笙歌過半塘。」再有:「半塘春水綠如澠,贏得橋留斟酌名,橋外酒帘輕揚處,畫船簘鼓正酣 聲。」我們坐在畫船上,沿河觀賞水鄉景緻,在午後天氣轉晴後,晴空萬里無雲,微風徐吹,河畔景物一一倒映河水中,寒冬枯樹枝椏,直挺著迎接暖春的到來,沿 岸紅色燈籠陪襯著古樸的屋舍,任憑畫船徐緩而走,也帶不走那千百年的心心依戀。船過拱橋,遙想當年乾隆皇也曾風流的在山塘河憑欄觀水鄉,手持酒杯對月獨 酌,在一片清平世界中,讓有清一代由政績高峰,從此往下走向衰萎,十全老人若有先知,也該懂樂極生悲的道理。畫船行划到虎阜禪寺,在寺門前遠眺虎丘塔,想 想周代春秋之際,吳越爭霸,夫差、勾踐、西施、吳子胥•••都是勝王敗寇,別想太多,自己總算泛舟山塘,學著古人的江南水鄉遊,一嘗宿願,也該上岸了!

二•平江路
離 開了七里山塘,沿路又見到了頗具現代化規模的鐵路蘇州站,它在運河之瀕,極目遠望,平江千里,因為到虹橋機場尚有一小段時間,同事又推薦可以順道參觀平江 路傳統風貌保護區。蘇州市政府為維護大宋以來800多年的一段古巷,從2002年起實施了平江路風貌保護與環境整治工程,拆除違建、管線入地、舖設石板 路、疏浚河道、維修老宅,使得平江路從北塔東路到干將東路的主要街道大約一公里長,古稱十泉里的水鄉澤國再現古老風貌。

其實平江路是蘇州 一條歷史老街,也是一條沿河的小路,其河名為平江河,河與路均不寛闊,河上行走搖櫓船,可說是水陸并行,河街相鄰,是典型的江南水鄉特色。在宋元時期,蘇 州謂之平江,當時平江路就是蘇州東半城的主幹道。800多年來,平江路依然小橋流水,白牆黛瓦,而平江河兩岸還保存了多條水巷,在整修後平江路的河流形 態、街道建制與元宋時期基本相仿。我們行走平江路,甚多老宅已充作酒吧、會所、各式餐飲店舖,有些民宅精緻雕花門廊,古樸中更具雅緻,尤其古街伴河,石板 路的河堤邊,綠蔭處處,老者杖柺佇立凝視悠悠河水,觀光客在尋找千年來的穿越記憶,幻想著堤上的少女依稀有前世溫暖的餘𩐳,那回眸一笑的情景,足令人回 味無盡。平江路保存了市巷舊貌與民情風味,河道邊民居依河而建,老屋依舊是蘇式特有的白牆黛瓦、木柵花窗,有些外牆斑駁,甚至牆面剝落,乃至藤蘿蔓草,隨 風搖曳,河道兩旁建屋似乎運用園林美學,將水岸、樓閣、石橋、花木之間彼此借景,直如園林之美籠罩整個平江路景區。我們行走在石板路上,只見河中搖櫓,河 岸街道,遊人如織,擺攤或街頭藝人表演,生動了老街的街景。

平江路有一段淒美愛情,清代同治七年洪鈞高中狀元,後來官至兵部左侍郎,在 1886年,他將年方二八的秦淮河名妓賽金花娶為三姨太。紅粉佳人入住平江路懸橋巷27號的洪家大院,1890年盛夏,洪釣為清政府公使,帶著賽金花由西 方歸來,成就了中國第一代有名的交際花,在與洪鈞七年婚姻過後,因洪鈞病故而去了上海,從此展現屬於賽金花的名妓生活。走過平江路知道多少歷史舊時王謝 堂,如今已作百姓家,雕花窗櫺、高牆花園、潺潺流水、彎月石拱橋、曲水人家,直如黃昏炊煙,裊裊煙散,總和現實混雜在長遠的記憶中,那管它是舊時名人居, 今已作為商人埠!

看看中國對古蹟文化的保護重建維䕶,再想想台灣各地古鎮古區的觀光景區維修,兩相對比,不知從何說起•••現實的台灣祟 尚博士治國,教授內閣,是否還記得1954年美國艾森豪•威爾競選總統時曾經說的:「知識份子是那種用多餘的話講述他未必知道的事情的人」。「理想決策」 往往是空中樓閣,「最佳決策」才是允以全民利益考量的方案,「理想」與「最佳」之間的差距,或許就是「知識的傲慢」。營造全台觀光資源、核四的停建、非核 家園•••各種重大決策何嘗不是如此?中央與地方政府一年多少出國考察預算,年年付諸東流,施政的良心•••公門好修行,阿彌陀佛•••!

2013•03•03•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