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力颱風在2013•07•12•逐漸逼近台灣宜蘭海岸
當天下午台灣北部地區大都停班停課了
記憶中的過去,尤其是一九五、六十年代
颱風似乎沒有那麼可怕,它一向伴隨苦難的台灣,好比偶發脾氣的情侶
1958年重創台灣中部的八七水災,當天上午還在學校
等到大雨滂沱,海水倒灌時,方才停課趕緊回家
到底是人命的價值增值?還是人權的表徵進步了
還是時代的進步讓人們更加膽怯了
停工停課讓人定勝天成了荒謬的笑談
07•13•一夜狂飆的風,暴戾的雨,肆虐了台灣大地
山中的土石流,崩塌的山路,沖毀的河道,飄落的磗塊,屋倒樹毀•••
慘痛的是山區、都市、鄉間的行道樹,紛紛折腰、傾倒,甚至連根拔起
颱風出境的當天午後,雨停了,風止了,大地乃是昏天暗地
驅車前往淡水,看到的是淡水河出海口,汚穢的漂流物和混濁的河水
河水似乎全部還給大海洗滌,以期回復安靜平和的滬尾老街
回首來時路,車行大度路,關渡平原在洩洪區
為淡水、基隆兩個河系承載了山中的暴流溪水
道路分割島上移植而來的壯碩茄苳、九芎樹,也經不起強風而倒塌
天際依舊灰暗,涼風送爽,卻樹靜風止
前往漁人碼頭的路上,行道樹受損不少,落葉殘枝飄零路肩
雖然風靜雨歇,外出散步觀景,或者檢驗受災情況的人們
依舊三五成群的走在淡江河畔,渡船碼頭邊
可惜漁人碼頭封港,福容飯店的情人塔停止運作
當然是為了安全,管制進入
轉往淡水河畔老街,參觀河景的人們不少
就是找不到想吃的點心和美食
商店街關門歇業者多,因為賺錢也要看時機,勉強不得
但是多變的環境,終究是變動因素難以預料
今日觀景望潮的人們似乎不少
小店前衣衫上印著「老公最好」,右下邊卻標示「拼了」
所謂衝突和矛盾,兩個極端對照最美吧
路上交叉島上的馬偕彫刻石座,看著攜往攘來的人們
從西班牙、英格蘭、大清閩粵移民
到滿清官員回去,曰本人進來
1949年後又撤退來台大批的中國人和國民黨權貴
走過困苦,也走過繁榮,有過悲哀,也有過歡笑
如今在一味傾中政策的偏勃狂勁下
馬偕石像也難有笑容,甚至怒目而視
怪不得一經一夜狂風,石座邊的花朵也枯萎缺乏榮光了
伴河散步,老榕依然壯碩茂盛,在地的最青,該是環境使然
「舟月」、「迎曦」巨石雕座分別坐落在渡船碼頭和金色水岸
倚著河提欄杆,靜靜看著西流的河水,一波一波推湧到河口
天色依然昏黑,但總有一道微弱强光透出烏厚的雲層,讓人們看到希望
夜間河水暴漲到堤防上,汚穢殘渣還來不及清理,令旅者見笑了
可惜蘇力摧殘之下,渡輪停駛,金色轉變為烏黑混濁還有漂流的垃圾
石椅上,老婦獨坐,雙眼呆滯的遠望茫茫河水,等待那停駛的渡船
「彼岸」,等待又希望,按不下數位相機
不管有伴無伴,有一天我們也會孤獨
渡船碼頭邊,一位妙齡少女,坐著享受遠方的信息,手機傳情舒解相思
人們在堤上走著聊著,屬於蘇力颱風過後的午後雅興
淡江左岸的觀音山、台北港,或許又是一個繁榮淡海的假定或傳說
台北港鉅大吊桿安靜的看著沒有貨輪進出的港口
淡江大橋,未來將橫跨在淡水河出海口上
幻想有一天,河岸陽光建築、遊艇碼頭、海邊遊憩、大規模的綠化•••
一切夢想,好想美夢成真,「有夢最美」,「春天的花蕊」
河邊汚穢的飄流物,難道又是雙北人為的傑作還是自然的回饋
老街的媽祖廟福佑宮前,在河堤未擴建前,海堤邊的「媽祖石」
又稱「媽祖印」的鉅石,上岸遠離河海的浸泡後
沖汐時而隱現的美景和時序的約會,成為絶響了
離開了淡水河畔,開車到延平北路慈聖宮廟埕,幸好還有數個攤位開市
傍晚了,買了現煮鵝肉、鵝血米糕、清燙魷魚
豬腳鮮湯、香菇粥、活跳牆、虱目魚肚
全家聚餐,享受道地台灣夜巿美食,好鮮,好美,好幸福!

2013•07•13•記


觀賞照片請點選:http://jstaiwan1.pixnet.net/album/set/1725837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staiwan 的頭像
jstaiwan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