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蘇花路上
前一陣子,忽然心血來潮,急忙忙的對女兒說:「我想去南澳探尋沙韻之鐘,回味淒美的愛的故事!」。她立即翻開月曆,選定了日 期,2013•11•09成行。前一天氣象預報週六東北部可能偶遇陣雨,然而蹤然大雨又要長途跋涉,也澆不熄走訪南澳的心意。尤其是秋末泡湯正是時候,因 此也可提早一天到礁溪「溫泉小屋」泡湯,以是決定在週五下午先入駐礁溪,週六破曉後再經五號國道,於蘇澳郊外連接蘇花公路,直抵南澳鄉。

週 六清晨的礁溪,雖雲層較低,但卻風和日麗,驅車在五號國道遠眺右方雪山青色山胍,厚實的濃密雲層,重疊又積堆在層層山巒之間,雲層上方黑濛濛一片,籠罩整個原本層次分明的山巔,看來涼風斜雨不久將造訪宜蘭大地了。國道兩旁秋收後的田畦,又是水泊倒映山林房舍,農村一年三收的天然賞賜,當然是一派富饒農村景色。尤其「宜蘭厝」錯落在田莊間,屋前植林舍後修竹,前埕間有孩童嬉戲奔跑,體現了幸福、雅適、無煩的鄉村極致人生。

驅車拐進上坡山道的 蘇花公路蘇澳起點,右邊陡直山壁連綿連結九彎八拐的曲折山道,簡直是險崖峭壁,行道樹翠綠茂盛,正值秋高氣爽,金風徐拂,重車輕鬆的呼嘯而過,殘留一絲纖細的汽油味,污染了潔淨的山林。反觀腳踏車騎士,全副武裝吃力的騎上蘇花上坡路段,汗水夾帶雨滴充溢在年輕的臉龐上,因為一過南方澳的昭安觀景台,急促的 陣雨突然傾盆倒來,層雲厚疊,山洪濤濤,數道白練自岩壁上方直下,加上山道邊水溝和石壁的凹處水聲嘩啦,濺上了緩行的轎車,在急風勁雨中,才知道幸福就是 豪雨之下,一派輕鬆的坐在車內享受輕音樂。這個時候,左岸太平洋懸崖已被迷霧斜雨涵蓋,遠方海面更被籠罩在烏黑濃雲中,徒留崖邊幾棵翠樹成了模糊大地的蒼茫點綴。原本打算在觀景台欣賞蘇澳與南方澳港口壯麗美景,只好等待回程再看天候條件,否則白茫茫的大海,真的是辜負了長途跋涉的心意了。還好回程時,放晴 了,站在觀景台上腑瞰海面,自左而右,可以清楚的看到蘇澳港、第三漁港、南方澳橋、第一漁港、第二漁港、豆腐岬、筆架山以及內埤海灘,從高崖看海邊,美麗 的港口盡入眼簾。愛她,只有親自審視,才會真正的愛上這美麗的鄉土,我們永遠的家園。

蘇花路上,水氣迷漫,雲霧罩頂,迷濛細雨,寧靜的樹,這些景象在曲折山道上一再重複出現,這個時候的我,反而搞不懂雨中慢行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尋訪沙韻?還是部落名產冰淇淋,或是烏醋麵?今日山道上的 貨、卡車,似乎特別的多,有時又形成一長列的車流,暴雨中依然超車急行,更不論明隧道還是下坡路段,說不定山壁上偶而出現的高山杜鵑,褐黄色小花也難以吸 引駕駛者的眼光了。

二•東澳泰雅族的「吾愛吾族」
蘇花公路自南方澳上坡起步後,快到東澳之前,慢慢的緩緩的下坡,山水景色依舊, 但在滂沱大雨逐漸減稀,且慢慢變成了和風細雨之時,終於到了東澳車站。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火車站前的飛魚雕像,躍出水面的勇勁意像至為明顯,站內非常潔淨清悠,時間已是上午10:35,卻不見旅客候車呢!在細雨紛飛中步行到站外,左側坡道邊屹立著「吾愛吾族」的泰雅勇士塑像座,台灣土狗伴隨在側,而勇士肩扛山豬,狩獵收獲的喜悅表情飛躍在陽剛的臉龐上。再往前行可看到坐落著木架暸望台,守候在東澳部落的村外,部落長街矮房筆直的、靜靜的,躺在細雨直如飄雪 的直巷中,這種氛圍只有寧靜安祥足以形容。東澳海灘,現在是白浪淘天,層層波濤陣陣前進沙灘上,前波吐出白色泡沫橫掃沙灘,隨之立即消失無形,後一波浪依 舊往前衝刺,但仍然消散在海灘。我們人類的意志力,執行力,如果也如海浪襲灘的執著和無畏,或許將無堅不摧,無事不成吧!然而人類總有失敗或不如意的時 候,看來大自然才是人類的主宰呢!本想到粉鳥林漁港探視東澳海邊的巨浪奇景,以及烏石半島的雄偉壯麗,但是在豪雨侵襲下,只好將這份盼望心思忍痛割捨了。

三•南澳部落訪「沙韻之鐘」
「到 了南澳一定要到建華冰店吃一碗特別口味的冰喔!」,出發之前已謹記在心。車過東澳後雨停了,霧散了,旅行的人興緻來了,過了新澳隧道山道緩坡直下,南澳到了,放晴了,口渴了,南澳村蘇花路二段419號的「建華冰店」就在眼前。多種添料冰品任君選擇,紅豆、綠豆、花生、雞蛋,加入香蕉油的碎冰,就稱之為「傳道冰」。在店前圓桌一坐,靜靜的悠閒的享受深秋的清涼,煩躁的心也被冰涼融解了。
走入巷中來到「泰雅文物館」,參觀泰雅族人的日用品,衣飾華麗, 印象深刻。隨而步行經過彩虹橋,進入南澳部落,棋盤式道路,住屋格局整齊,機車、自行車穿梭其間,也顕現了部落獨有的風情,悠哉悠哉的生活方式,不徐不急的步調,時間似乎一下子走慢了。小巷盡頭的南澳「聖若瑟天主堂」,莊嚴又巍峨,紅磚西式洋房,雙雙構成特有景觀。它的對面就是號稱以「上帝親吻的咖啡-- 圖貝塔極品咖啡」為號召的南澳社區發展恊會經營的「葛蕾扇義式咖啡館」(南澳村中正路53號)。我們到達時,只見室內燈光稍嫌昏黃,木吧台映入眼簾,服務 人員素淨無華,但是店內竟然客滿,咖啡香味飄了出來,只能乾瞪眼。隔壁同為南澳社區發展協會經營的手藝品店,主要是泰雅人的創意製鞋工坊,夾腳托、海灘托 等製品,棉麻織帶甚富泰雅特有傳統花紋。記得有人說,藝術穿越接近理想就越美,而工藝越與現實交融則越美。織帶柔弱但卻富生命力,因散發結實健康美,尤其 傳統泰雅花紋賦予摩登造型,絢爛光彩,花紋自古芬芳,設計又與傳統工藝結合,一切以機械化量產的現在,固執的用手工編織,即使價格稍高也值得珍藏,不是嗎?
咖啡館的旁邊就是南澳神社。懷著訪古的心情,踏上沒有鳥居的神社大約百階的階梯步道,石道依舊保存良好,階梯盡頭沒有神社建築,徒然各留兩棵椰子樹和雪松偉立著,也只守䕶已被撤毀的神居了。如今神社已毀,徒留一處土高台,令人計較日本人治台的功過。據說二戰過後,日本人退出台灣,當時有人趁亂 拆除了神社用料檜木,私自販賣,拆神社的人可能有錢了,但傳說後來沒有好報,家破人亡甚為可憐。其實,神社是台灣民族記憶的一部分,像今曰「桃園神社」保 存良好,不是也屬於台灣人所有嗎?
在南澳部落沿街隨逛,來到了「真耶蘇教會」,又是莊嚴洋式建築,幽靜自處部落中,旁邊的「伊娜泰雅工作坊」,好 像是販賣手藝品,但門戶深鎖未入內參觀。走在棋盤巷弄中,直覺悠閒寧靜的生活,何只人生一樂!午餐選擇村中的烏醋麵,加點了幾樣當地小菜,便宜又好吃,店 中壁上有一大幅的毛筆書寫的出師表橫軸,筆勁有力,老闆說不是他寫的。「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臨表涕泣,不知所云。」又是 一位受儒教之毒的大智者,阿斗樂不思蜀,諸葛地下有知,何只三嘆!
車到金岳國小,校區寧靜,植栽茂盛。尋問小朋友「沙韻之鐘」在那裡?她回說;「前方廣場泰雅木架瞭望台及樹屋的對面,有一個亭子,就是沙之鐘啦」。但是此鐘只架在小亭中,周邊並未標示緣由,對旅行者來說似乎很難找尋呢!
為 了尋訪「沙之鐘」,繼續前往武塔社區,經過村人指點,來到南澳南溪邊的矛草屋頂的亭子,亭邊立有一個石碑,字跡已模糊,只剩「遇難」兩字而已,經探訪 「建華冰店」漂亮女老板,方知此碑為日治時期紀念沙遇難,在溪邊樹立石碑以資紀念,而且此碑是在興建北宜鐵路時,從溪中打撈上來的。但「沙之鐘」 在那?只好繼續尋訪,終於車到武塔部落在大賣場邊,終於看到了一個中式涼亭,前面成排矮樹分立步道兩邊,吊鐘終於看到了,標誌上記載:「1938年泰雅族 利有亨社少女沙•哈勇,送老師出征,遇暴風雨不幸失足掉落南澳南溪殉難,台灣總督表彰而頒贈一只鐘給利有亨社以資紀念--沙之鐘。」但是,目前的 鐘是從新製造的,原來的鐘早被鄉民在日本人退出台灣時,就任令偷盜不知所終了。歷史,多少日治時期的珍貴建築,都是台灣史蹟的一部分,當碰到政治土匪,只有無奈的在風中、在雨中哭泣!
•哈勇,一位泰雅族美麗少女,二戰時期,學校日籍老師奉調南洋加入戰鬥部隊,他的心思也許為國盡忠,然而現實 生活難免也有私人情懷,沙或許是愛人,也許是師生之戀,那種不涉情色的純純的愛,如同「海角七號」的說不出口的愛情。但,也許只是真心幫助老師,代背 包袱,或是只是陪伴下山,那知山洪暴發,從此徒留哀怨的情思或師生之愛,好讓人長長久久徘徊尋找高山上的「沙之路」。找路,尋找年輕愛情真相,多麼浪漫!日治時期,異國男女之愛,留下浩嘆的只有悲劇,二戰期間還有日本治台時代,這種乖離歷史軌道的大時代的悲哀,徒留後世人不解的浩嘆!

2013•11•09•記

觀賞照片請點選:http://jstaiwan1.pixnet.net/album/set/17820688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