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淡蘭古道

有清之際,北台灣連接淡水廳(台北盆地)和葛瑪蘭(宜蘭)的主要商道,就是「淡蘭古道」。它自艋舺(萬華)出發,經古亭、景 美、木柵、深坑、石碇、大坪林(坪林)、大湖柵城,直抵宜蘭。在五號國道建築期間,發現了淡蘭古道遺跡,因此以石碇街市沿著景美溪與烏塗溪溪畔,整建恢復 了有清時期北台灣在墾拓開闢時期重要的越山重要商道。這條古道曾經分次走了好幾回,不管在職場忙碌、身體療養的期間,不論在冬季酷寒或初春櫻紅,每次走在 溪畔,看著溪中巨石,憤怒橫陳或者隨意直躺,總會讚歎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巧趣。有時更會呆呆的望著溪水,不管是衝擊鉅石濤濤急湍,𠾐𠾐吼聲直奔奮流,或 者石床上涓涓細流,慢慢匯集而成壺穴小水盆,都會令人不時興起趣味橫生的遐思和靈感。大自然的奧妙,不禁幻想「穿越時空」、「記憶移轉」的可能,當「時間 的概念」不是絕對的話,或者不同時空「時間的速度」也不一樣,也許幻境中的景緻,乃至回眸頻笑的婉約,說不定是溪畔靜坐幌神冥想中穿越後的真實。

2014•01•11•2B 登山隊在H隊長召集下,趕在冬季嬌陽高升之前,驅車來到石碇老街烏塗溪畔,臨溪路邊停車整裝,再次體驗淡蘭古道尋幽探勝。上午先往坪林方向沿著烏塗溪畔石 板步道健行,午餐後再尋石碇國小沿著景美溪畔步道直達雙溪匯流處的「淡蘭吊橋」。兩段古道都是原路折回,所以大約走了八公里路,右腳後根腳底筋膜炎有點抗 議的隱隱作痛,還好習慣與疼痛共同患難,回家泡泡熱水,高櫸雙腳多多休息,也淡然了。

二•石碇老街到摸乳巷

烏塗溪畔左岸 即石碇西街的堤防上植有古榕、樟木四棵巨樹,是紀念日本天皇昭和未繼位前,來到台灣參訪的植栽古樹,旁邊就是創校已達110年的石碇國小。古樹下河床上, 有大小狀如山豬的巨石,靜躺河床上,情深依偎,不怕巨浪衝擊,萬千年以來,多少山洪怒濤,依然矻立如故,比狠勁,比耐力,似乎山洪又奈何不了鉅石,至多只 是利用夾帶的石塊擊打山豬石,而使之山豬形體更具象化而已。

橫跨在烏塗溪上的煤礦運煤鐵道,磗石橋墩完好健固,小鐵道運媒車與礦工模型,真實又自然。日治大正年間,石底煤礦(含括石碇、平溪礦區)是基隆顏家所有,往昔的礦山山城,歷經滄海桑田,白雲飛狗灰飛煙滅,現在已是北台重要旅行觀光的歷史文化古鎮了。

走 在往坪林格頭方向的烏塗溪左岸,俯瞰溪底鉅石疊疊,潺潺流水日以繼夜,湍衝巨石,流過平坦斜坡石床,再在石上鮮苔灑上幾滴清涼,潔淨溪水,飽養了苦花、溪 哥,在護溪令下,魚兒悠閒自在的活著,石隙中、深水裡,就是甜美的家園,無須豪奢,眾生平等,自由自在悠哉悠哉的活,怕的只是山洪爆發的恐怖激流,還好鉅 石擋道提供了迴旋空間,生存就是如此,風雨又汚濁過後,又是清澈淺流,𠾐𠾐溪水,向下奔流。

一處人工檔水石壁,假山塑出了龍頭、龍身和龍尾,部分身軀隱藏在山岩之中,神龍潛藏望看溪中滾滾水流,盼望魚躍龍門,雞犬升天,有道是:「龍穿雲霄鱗光閃閃,石碇山城聞蛟聲,門跨蒼穹流水潺潺,烏塗溪畔指鯉影。」

沿 著溪畔石板路緩緩而行,路旁竹林處處茂密遮陽,麻竹、綠竹、巨竹,隨風輕搖,夾著花香,舒坦心胸,一時忘了經濟走向的困頓、迷濛,以及沒有手握實權的經濟 總設計師尚能飯否?在朝時已經無能為力,下台後焉知信任者幾希!完全執政的政府,卻寄希望於民間經濟把胍,本末倒置,推卸責任莫此為甚!

溪 中石床、巨巨,萬千年來在激流奔襲之下,處處留下了壼穴遺跡,圓型淺碟的凹石,儲水經陽光激射,散發刺眼光芒,閉上眼睛幻想坐在石上雙腳踏水的樂趣,淸涼 滲透,精神興奮,竹林小徑邊長有姑婆芋葉,葉上露珠貪圖陰涼不忍離去,貪婪那逝去的清晨光陰,只怕嬌陽日晒魂飛魄散,該去的,不必貪婪,該來的,勇敢的引 頸奮鬥,如同急流巨石千百萬年來相互摩擦卻是相安無事,天神造了萬千生物,息息相關相競相輔,生生不息。

坡上大坂根樹,崁䕶著斜坡土石不 使崩塌,道盡了萬物生命意義,生物和環境,生命和自然,就如同坂根緊緊抓住坡上土石,一來鞏固了自己生長的家園,二來也讓自己擁有肥沃的地基茁壯成長,何 樂不為?自然界處處展現相輔相成的生命事實,但在職場上,人生經歷上,乃至政治環境裡,卻是荒腔走板的荒謬劇,鬥得你生他亡,乃至兩敗俱傷,又何苦來哉!

沿 溪石板路徐走,偶有陽光照射林間縫隙,雖在冬季依舊是微汗濕衣,路邊標示著前往「福田居」,原來是咖啡簡食休憩處,但它卻有一個名實不符的巷弄名字,「摸 乳巷」,地理環境已變遷,古意地名那處尋?有說:「烏塗半路摸乳巷,以景號名甚迷人,獨木舖路走困難,若卜過橋心兮寒,小路經過溪仔墘,石壁二雷有恰奇, 兩粒親像查某乳,過橋摸乳愛小二。」原來此處跨溪小橋,古時僅有獨木橋,兩邊鉅石夾一獨木,石縫突石宛如巨乳,行走其上雙手扶石,走上獨木而過溪水,這種 景象宛如走進摸乳巷,如今車道寬直,摸乳只有想像了。

路旁筆筒樹、鬼桫欏、台灣桫欏等嶡類植物,血桐、野桐、雀挏等常綠濶葉植物茂密成 林,溪中尖石上不時佇立著白鷺鷥,靜觀流水中的小魚,有時俯低飛翔,尋覓餐點,溪哥、苦花悠然而遊,在賞魚步道,看著白鷺鷥毫無所獲,卻依然守候著等待好 奇躍出水面的小魚。有謂;「白鴒鷥,車糞箕,車到溝仔墘,跋一倒,撿著兩鮮錢,一鮮儉起來好過年,一鮮買餅送大姨。」走到往四分子、格頭的十字路口,兩旁 秋芒飄香,深秋芒花漸漸枯黃,秋紅已逝,該是雪梅迎冬了。可惜未見梅花競艷,只有少數幾株茶樹,綠葉染上了雪白的茶花,好好充當寒冬該有的雪白吧!在這十 字路口,肚腹已餓,只好折回來時路,先在烏塗溪邊的溪邊寮乙處販賣更仔糕的小店,品嚐了古早味的台灣鄉村小吃。還有,店裡也販賣自己種植的珠蔥,青翠鮮綠 賣相極佳,老板也自誇美味鮮嫩呢!(註:更仔糕,地址:石碇區烏塗里溪邊寮2之1號)。

三•石碇國小到淡蘭吊橋

祭了五臟 府,過了烏塗溪水泥跨橋,進入石碇國小午休,邊聊國事社會事,再談職場趣聞,也享受了我們帶來的各式水果,少點糖蜜的,自然廣受歡迎,這個年齡就以番茄、 番石榴,蘋果等略帶微酸的菓品嬴得清睞。國小司令台左邊種植兩棵肖楠,莖桿尚細,千年後徜有穿越也許已是神木等級的巨高針葉樹。千年樹木,百年樹人,急待 產業結構調整升級的這一塊美麗國土,各式專業與管理的人才庫 到底能不能有效建立
?司令台右邊的櫻花紅艷居然零落的怒放在枝頭,不按時令亂了花 期,難道都是天氣異變惹得禍?校門外景順廟建於1838年清道光18年,是奉祀唐山福建泉州安溪人的故鄉守護神張巡與許遠,為地方父母官得到後世萬民景 仰,同一時期的皇帝老爺不羞死才怪!還奢談什麼「開元之治」,寵愛貴妃,拋棄仁愛政治,任令李林甫專權獨攬,楊國忠排斥異己,政治當然邁入黑暗大洞,難期 青天了!歷史是一面鑑古知今的明鏡,在上位者只懂得照顧身邊小圈圈,脫離社會現實,等於離群索居,不敗亡者幾希!

窄路前頭標示著淡蘭古 道,百多年來的村屋房舍已拆毀,現在古道兩旁的街屋大多新建現代房屋,今天雖是週六假日,街屋門戶緊閉,但走訪古道旅人倒是不少。歷史文化,總會在某個時 區,讓屬於它的子民們緬懷吧!景美溪左岸古道,柏油路、碎石路、石板路兼而有之,河床風光依然是巨石曡曡,陽光暴曬大石,水面激起亮光,午後氣溫仍高,風 靜樹止,燥熱的感覺只有走入山道小徑才略覺清涼,河中又是處處觀魚區,苦花、溪哥繁盛得很,一旦拋入麵包屑,魚群由四圍聚攏,水面則漣漪圈圈,再依序慢慢 擴散,消失。我的心思似乎還老返童了,看著爭食的魚兒,不禁要問何必長大?

走在五號國道高架之下,頭頂上方橋面接縫處,每當車輛經過即發出震動聲響,所謂無縫接軌,絕不是工程施工上容易做到的。每次到日本旅行,不論在市區或在鄉郊,都可感受到公路平穩的最佳工程品質,但台灣為何不能達到應有的標準呢?

走 到筆架山登山口,這段從石碇攀登到深坑老樹下的登山道,嶺缐山峰起伏太大,上下坡路落差也大,同時樹根巨石盤結在山道上,有些地點尚須仰頼繩索攀爬,極須 小心行走,記得年輕時曾經走過,現在只能望嶺浩嘆。H隊長說,要登玉山者,必先挑戰本段山路,培養耐力、體力,方能親征玉山主峰,可見本段山道登頂的辛苦 了。如今只見土路窄徑斜彎陡坡直上,滿山翠林綠樹,陰涼清爽,誘惑至極,H隊長可曾攀登四、五次呢!怪不得領導地位沒人篡奪。

河面在一塊 巨石之後,變得寛廣,水潭斷續連結成了溪流,夜鷺魚翁佇立等箸釣魚,有些白鷺低飛突擊水面魚兒,激起水花,都為生存而繁忙,就連溪邊崖上老榕也枝椏低垂, 好想親吻微風吹拂撩起水面的漣漪水汶。崖邊吊腳樓式的涼亭,總有熱戀中的男女依偎觀魚呢喃,少女伴著老外,輕踏著石板路,走上了木板橋,攬腰的親密狀,嚇 走了低飛的單鳥白鷺鷥,沒臉見江東父老,只有騰空高出沒入雲霄之中了。

上坡路段,路旁桂花林,花香滿徑,景美溪谷中又是亂石橫陳,溪谷深 豁,水急湍流,頑石處處各擁風趣,在一段木板路後,淡蘭吊橋就在腳下,走過吊橋橋面,直抵雙溪匯流處,仍是通往深坑而沿著景美溪畔的古道,古道尋幽,緬懷 開拓先民,歲月幽幽,山城古道萬年長青!輕摸著吊橋,滿心歡喜,輕輕踏著古道依原路折回石碇老街,街上人聲鼎沸,好一個歡聚的老部落,在這個冬季艷陽高照 的午後,不捨的搭車歸去。

沿著景美溪上游和烏塗溪畔的淡蘭古道,不論晴雨或夏冬,也不管是春花或秋紅,應該是台北郊區觀石賞魚尋找靈感的好去處!

2014•01•11•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