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境公園,是一處海岸邊坡佔地廣闊的望海台地,2015年的元旦,天際尚呈昏黑的5:30,站在台地上,一身厚重的冬衣,任憑海風強吹,濕冷的風打痛了臉龐,眼睛渴望著今年的第一道曙光,此際依舊是昏黑的大地,難見一米之外的女兒容顔。
海灣深澳內裡,帆帆漁船停泊,元旦假期給了漁民小確幸,也許能夠小酌一杯,閃避了大海浪濤,漁民們該是奇怪為何在天昏地暗中,一大群人欉欉處處的聚攏在一起,望向東方海面水天一線之間而不放鬆。

東方基隆山是三角椎型的一等三角點,標高588米,此時仍在漆黑睡夢中,天際間似乎有了些許黃暈浮雲夾雜在烏雲滿佈之間,就是那一點光彩,令一大群人佇立海邊等待著晨曦大放光明。遙想當年,依循登山階梯直達基隆山山頂,腑望四野盡在眼前,不論是北方海洋中的基隆嶼,或近處瑞芳、九份等山城,還是基隆市區直如火柴盒般的住居,都能歷歷在目。現在想起該是35年前的前塵往事了。那時節經常相處爬山的同事們,泰半已退離職場,也有人駕鶴西歸,如今在星月未明之際,相思懷舊,不禁想起了宋代晁冲之的「臨江仙」:「憶昔西池池上飲,年年多少歡娛。別來不寄一行書,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安穩錦衾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無。」面對混亂的時局,以及人世的滄桑,直教人仰天浩嘆!
換個角度望向九份山城燈光萬點,燦爛在黎明前的昏天暗地之中,元旦假期預料山城一定的旅人擁擠,儘是賞景人。

俯瞰海岸邊海蝕橫石,海浪夾擊沖高到岸上,水花濺到了路面,賞景人只好退回草地上,欣賞那份海浪追撃沿岸礁岩的怒吼聲,在寂靜中顕得更是恐怖。
有人說北海岸的海底珊瑚菊紋石,儼然是秘密花園,可惜大地昏暗,只能將美景托付予想像了,也好自個營造自己美麗的礁岩影像。
海邊坡地有一處凹地蓄水池,四周木柵圍籬,卻是水漬乾涸,雜草欉生,還是一句老話,執政者該讓人民感覺付稅的滿意度,不會在感嘆中又來一次民心向背。
公園內的福德正神小宮廟,紅色的墻壁仍然驚醒不了尚在宿醉中的太陽神,只是似醒又再夢中,東方海天之際微有黄紅色彩漂雲,龧光卻仍然在黑雲的擁抱中熟睡。

公園後方的101高地,像乙座豪獅俯臥在潮境公園的西方,靜靜的守護著八斗子漁港。
此時是𥌓光未透之前的清晨6:00,昏天暗地中,年輕男女雙雙牽手步向曲折階梯,目標該是直抵山巔,那是望日好所在。受限於裝備不足,連最基本的手電筒都未帶來,只能望山頂興嘆,乖乖的在復原公園等待那一抹龧光的瞬間出現。101高地雖是禿嶺頑石,卻也難敵堅林強樹的深耕埋根,依然存有綠意。
北方基隆嶼浮現了濛瀧的島型,佇立在強風狂浪之中,天際昏黑依舊,二朵像似巨狼的黑雲,前後追逐,後面卻有形似黄雀的浮雲緊隨飛來,雲彩變化莫測,到了6:30東方天空依然沒有曙光出現。

潮境公園的隔鄰就是人們對環境反醒後開闢的的復原公園,以前是垃圾淹埋場,經過整治後,雖然埋沒了部分海蝕平台天然美景,但至少稍微平復消失的海蝕平台的憤懣。
公園台地面向北方海洋,蔖葦枯草一欉一欉的佈向海岸斷崖,在強風吹拂下,幾呈30度的弓狀,禮貌性的望向早起望海的人們。所幸植草也是寬廣草茵伸向海浪的懷抱,但冬季𥚃還是枯黃片片。
6:36陽光依舊在烏雲背後不肯露臉,日出的預測走樣了!帶著些許悔意,沒能看到陽光激升的霹靂風光,純以日出測國運,就像去年在外木山看日出,也是烏雲遮掩了曙光,作怪了甲午年,看來2015年將又是國運難期奮發的一年了!

回程路上,不經意間進入了碧沙漁港,7:14幸運的機緣發生了,女兒驚喜的笑聲中,「爸!快看天空!」,抬頭一看,東方濃雲層層挪移中透了一點曙光,緊接著一瞬間火紅圓潤的朝陽滾出了烏雲密布的天際,旭日東升,天放光明!看來依據日出測國運,彷彿已預告接近2016年,台灣將有另一番振奮人心的新氣象了。

2015•01•01•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