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第四天,伊豆半島依然是天氣晴朗,氣溫大約在攝氏12度左右,罩上外套感覺頗為舒服,顕然早春櫻紅非常適合東來日本旅行。今天將走訪熱海的景點,感受戲弄的愛情,想像年輕時的愛情嚮往,人生有愛,何止快樂所能形容!

一•熱海梅園

熱海的「梅園」,被譽為日本第一最早花開的賞梅名所,50多種梅花,700多株梅樹,甚至有上百年的老梅樹,在嚴冬之際到早春之間二、三間,梅花綻放,泛白了山坡,遮蔽了原本的青翠。導遊說,梅園佔地達四萬餘平方公尺,地處在一條山溪的山谷與平緩坡地間,1886年由橫檳富商茂木惣兵衛所闢建,後來捐由當地政府管理維護,開放為賞梅名所,所以迄今已有129年悠久歷史的梅園成為熱海知名觀光景點。

我們一行自梅園大門直入,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白色花朵耀然似的廣佈在溪流兩旁和坡地之間,溪上有數道木板窄橋,好多人站在橋上欣賞各式梅花,其中有些紛紅花瓣的寒梅更令人驚艷,旅行者莫不爭先排隊等候拍照留念。尤其看著小溪兩旁梅花怒放,潹潹流水清澈奇冷,孕育了梅花撲鼻芳香,也展現傲冷開花的天性,正像今日來此參觀,紅梅白梅爭妍鬥艷,花開勝況可以嫓美櫻花美景。

二•熱海的宮之松海濱公園

日本近代小說家尾崎紅葉在1897年,即明治30年,所撰作的「金色夜叉」的故事舞台,就是熱海。劇情高點在熱海海濱,海景優美風光令人遐思,海浪蹈天,層層滾流,像極了故事際遇與戲劇張力吸引了眾多讀者。如今在海濱公園設立有「金色夜叉之碑」、「金色夜叉銅像」以及「宮之松」三處景點供遊人觀賞,也藉機回味小說故事情節。

金色夜叉在1897年元旦到1902年5月11日,於日本讀賣新聞連載,據說因故事吸引了讀者,使該報成為日本最暢銷的報紙。故事起源於「男主角貫一」和「女主角澤宮」,話說貫一從小父母雙亡,其父有恩於澤宮的父親,所以被扶養於澤宮之家,從此倆人成了青梅竹馬之交,一同成長,雙方也互萌愛意。但澤宮成長後,在一次宴會上遇到了銀行家之子,被其鑽石吸引,而該青年也喜歡上了澤宮,因此說動其父向澤宮之父提親。澤宮小姐心情煩悶,遂由其母親陪同赴熱海散心,銀行家之子得知消息立即動身前往陪同,並在海濱沙灘向澤宮表達愛意,但被婉拒。然而兩人在海濱沙灘併肩慢行的這一幕恰被尾隨而來的貫一撞見,他誤會了,只想到澤宮的欺騙,涙水雙流,丟下了這一句傷人的話:「變成充滿銅臭的淫蕩之物吧!」。當他轉身離去時,卻被跪下的澤宮抓住了褲角,但不願接受解釋,已然抓狂的貫一,用右腳踹了跪坐在地的澤宮的左腿,並揚長而遁。如今「金色夜叉的銅像」即展現此一踹人情景,不知傷了多少女少的心,也許也讓多少少男後悔遺恨。澤宮與銀行家之子婚後並不幸福,其夫沈迷歡場而其又不孕,這個時候她發現內心深處所愛的人,依舊是青梅竹馬的貫一。於是每天寫一封信寄給貫一,但對愛情絶望的貫一,心死了,從不拆信並一一丟入垃圾桶。另一方面,貫一離家後為求快速致富,經營高利貸生意,有了財富,但其實內心深處仍然忘不了澤宮,突然間冰封之心解凍,決定回鄉打探她的消息。故事連載到此,年僅35歲的作家尾崎因癌辭世,讓金色夜叉的後續劇情劃下了休止符,徒令後人憑添無限想像。
一顆鑽石的誘惑、少女內心對愛情的徬徨、不問事由的誤會,毀了三位青年的一生。究竟情是何物,真教人生死相許?

「金色夜叉之碑」的旁邊植有松樹一棵,並謂之「宮之松」,到底是為澤宮的一時情迷,愛情意志不堅,植松勉真心;還是責怪貫一悲憐自己的身世,以松柏不凋於歲寒而明志?熱海海濱的沙灘,留下多少情侶散步談情的腳步,如果作家尾崎再世,貫一與澤宮的愛情,將會如何結局?在明治維新期間,國富國强的政策下,社會結構崩裂重組,傳統社會價值在開國政策下,或許更讓人緬懷那種古來的人倫價值,如果你是貫一,會再強烈的不惜一切後果追回悔恨又淚乾了的澤宮嗎?或者,如果妳是澤宮,將如何再給寬一機會,拆掉自己不幸的婚姻,奔向貫一懷抱嗎?當時的社會主流價值將如何看待倆人的結局?

三•佐倉城址公園

離開熱海後,在車上幻想著金色夜叉的種種可能結局,其實深刻的愛過,雖然不能永恆擁有,讓對方知道愛意永存,誠懇祝福幸福,既使不能牽手白頭,倒可時時關懷接濟,只是世俗傳統觀念,又難期順遂,真為愛情結局傷腦筋。驅車進入千葉縣,在一片高大林木中,尋找佐倉天守閣的遺址,導遊也不確切明瞭地點所在,只好在城址公園內望著櫻花艷麗,尋找歷史名城「佐倉城」的天守閣遺址。

千葉縣緊鄰東京都,縣內的佐倉城在1532年至1552年間的戰國時代,就在鹿島台構築城堡,中世紀的城廊,䕶城河、土壘、武士宅、町屋以及城下町,成為維護江戶的東邊要塞。明治維新時期,佐倉城被徹底拆毀,喪失了統治與要塞城堡的地位。直到1979年,開始復原護城河、城堡與要塞遺跡,並以佐倉城址公園對外開放。城址公園內原來天守閣的遺址邊有巨大夫妻樹供人憑弔,右方山坡上遍植櫻花,雖說尚不到滿天飛紅,但艷紅、粉紅的花朵卻是披上了櫻樹枯枝綠葉之上,火紅了天空一角呢!

園址內置有江戶時代末期美國第一任駐日領事哈裏斯先生簽訂日美修好通商條約的紀念銅像,而江戶時代佐倉藩主堀田正式睦(1810-1864),鼓勵向西洋學習,而其銅像也在2006年10月設置在城址公園的三逕亭之前,城建、城毀,一𨚫都在執政者口中的一句話,但開明開國與守舊武士之間的思想鬥爭卻影響一個民族的發展前景,武士變成了軍國主義的執行者,巨商成就了軍人對外擴張的夢想,以前舊社會如是,現在新社會如何呢?紅色資本家,頃斜一方為了自己的利益,卻置人民於倒懸之地,熟可忍,熟不可忍?

原本旅行安排參觀佐倉城武士宅,但受限於時間未能前往參觀,武士是藩城制度的要角,他們的精神,所謂的武士道,深深影響日本近代歷史,以及商道乃至一般人民的價值意識,未能親履參觀,殊甚可惜。

2015•03•14•記。04•05•補述。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