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利率政策(negative interest rate policy,NIRP)的實施,原本是歐盟、丹麥、日本等中央銀行依循傳統貨幣理論,認為短期利率上升會令經濟走疲,並且抑制通貨膨脹,反而是低利率會有反效果。因此主張將利率壓低,促使金融市場的財富流入實質經濟而有利於經濟成長。但是自過去三年來,陸續實施負利率政策的歐盟、瑞典、丹麥、瑞士、日本等國,幾乎佔了全球GDP四分之一,但以實施後的經濟走勢觀之,似乎景氣並無全面性轉好的跡象,不禁令人好奇,問題到底出在那裡?

今(2016)年1月29日日本央行(日本銀行)史上第一次實施負利率,對銀行業新増轉存至央行的資金,收取0•1%利息,意圖迫使商業銀行擴大放款業務,刺激民間投資與消費支出。結果卻事與願違,實施後兩周內日股暴跌15%,且禍延歐股在銀行股領跌下,一度向下修正10%,同時日圓急升8•72%,而美國Fed主席葉倫(Janet Yellen)公開表示將考慮實施負利率政策,美股也跟著遭殃,在兩週內包括曰股、美股及主要歐股,市值蒸發了大約2兆8千億美元。另,油價再創新低到了每桶USD26•05,但是黃金成為避難商品每盎司金價攀升到USD1262•17。這正說明了央行藉助傳統貨幣理論意圖激勵經濟景氣回升的效應,已經難以抗拒「人性的心理反應」,因為在經濟前景不明下,人的心理,寧願選擇減少負債,而非追求利潤。這可說是市場過度避險的心理,阻礙了央行的寬鬆意願,所以負利率的實施,張顕了央行QE的無效,以及走入黔驢技窮的困境了。據此而視,QE、負利率等貨幣政策,似乎難以令經濟景氣回甦,甚至不能激揚走向復甦、繁榮之境,看來唯有痛下決心進行結構性改革,回歸實體經濟基本面的對應策略才是正途了。

負利率的實施,原是基於鼓勵信用創造,刺激經濟成長,但實施後卻是懲罰了存款人、銀行業者、投資人(個人與機構),所以投資人對負利率進行了反向因應,即美元應升反貶,日圓應貶反升,股市該漲卻都暴跌,因此就負利率可能引發的負面衝擊而言,臚列之約有:
1•負利率使銀行費用増加,抑制了獲利性,引發股市下跌。
2•長期性存款流出銀行體系,反使銀行因減弱信用創造能力而謹慎授信業務,不利實體經濟發展。
3•公債也淪入負利率,全球負利率之政府債券規模已達5•5兆美元,對銀行、壽險公司、共同基金等機構投資者產生沈重收益壓力。
4•受薪階級更因利息收入頓減而抑低了消費需求,並使企業減弱投資意願,從而投資、生產、消費乃至通膨回升的希望全部落空。
5•負利率促致個人資金轉入外幣與實體資產,後者可能引發資產泡沫風險。
6•資金外流,引起銀行體系資金不足,信用緊縮,利率反有回升的可能。
7•因減損金融業收益性,阻礙共同基金發展,金融巿場萎縮,反而不利於經濟成長。
8•因資金外流而衍生國際間匯率戰機率升高,就此等情勢而觀,已足以促致經濟金融秩序大亂。

在金融市場動盪疑慮加劇之情況下,QE、負利率等寬鬆貨幣政策更加深市場避險意識抬頭,這就是曰圓、歐元回升,黄金大漲,股市重挫的關鍵因素。

如再從已實施負利率的國家分析之,約有五大發現:
1•負利率容易導致房地產價格攀升。
2•負利率對股價的拉抬效果並非絕對性。
3•負利率拉抬通膨率、打壓匯率,效果很低,甚至不明顯。
4•負利率用於刺激消費、企業投資,竟然發生反效果。
5•負利率的確催生了史上罕見的顛倒現象。(銀行向存戶收取利息=保管費,或房貸浮動利率分期付款帳單,減免了部分本金,因承貸銀行取得大銀行負0•0172%的貸款資金)。

對我國而言,一年來每月出口呈現負成長,抑制了經濟成長,而貿易競爭國家的韓國、中國等貨幣亦傾向貶值,因此我國中央銀行為促增出口價格競爭力,利率仍有下調的可能,只是利率因素,在現今低利率的環境下,似乎對刺激民間投資意願並非主要力量了。尤其在儲蓄者而言,利率一再走低,很可能已影響消費意願,對國內需求的成長反有抑阻作用呢!因此在1•5%左右的利率水準,降低利率一到二碼,頂多只是宣示寬鬆效果而已,對經濟成長應該起不了多大作用。但對國內銀行業者而言,在低成長、低利率、低通膨的環境下,又受到更嚴格的金融法規所管制,那麼銀行業維持成長以及獲利水準的出路在那裡?似乎該好好思考何以因應此一三低的經營環境了。

據上分析,貨幣政策已窮於應付當前經濟景氣低迷現象,回歸基本面似乎可以考量以下措施:
一•以創新和科技研發促進出口,傳產科技化不再是口號。
二•低企業稅率,但政府預算趨於平衡。
三•適當通膨率,利率水準不使儲蓄資金外逃。
四•合作的勞資關係與充分供應的技術與研發勞力。
五•貝有全球競爭力的單位勞動成本和勞工流動性。
六•良好的企業投資環境。
七•公共建設與國土規劃營造一個適居環境。
八•面向全球開放,投資、貿易的地區應分散風險,不能一味傾斜於單一國家或經濟體。
九•加强優質移民政策,歡迎技術人力移民,增加國內生育力,維持人口正向成長率。
十•「創新、轉型、升級、開放、數位、共享」成為經濟發展主軸方向。

總之,現今的經濟社會已經不能單靠貨幣政策引領經濟成長,尤應關注如果美元進入弱勢循環,黃金、重要原料(目前大多處於產能過剩中)等因美元貶值而產生實體資產保值效應時,更該從總體立場思考全面性的經濟復甦與成長政策。

參考資料:
一•經濟日報,社論,2016•02•17•A2
二•失控的負利率,商業周刊,1475期,2016•02•
三•負利率:全球央行的吸毒遊戲,今周刊,2016•02•22•


2016•02•18•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