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James Rickards(詹姆斯•瑞卡茲)在其著作The Death of Money:The Coming Collapse of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下一波全球貨幣大崩潰,譯者吳國卿,聯經出版事業公司,2015•5月初版五刷)乙書中指出:資產泡沫背後有專業交易商與避險基本的投機活動,美國Fed正在藉貨幣貶值將債務貨幣化,從歷史角度看,這是經濟與政治體系走向崩潰的一步。另,日本安倍經濟學與Fed的擴大又多次量化寬鬆(QE),目的在逃避通縮,但實施結果,顕然除非進行經濟結構調整與改革,否則通縮不會消失。處此環境下,美元的國際貨幣準備地位,可能已處於危機之中。所以,一般認為未來的國際貨幣體系也許不再以美元為基礎,因中國、俄羅斯與其他新興國家,將集體堅持結束美元的國際霸權,並且試圖創造一個新貨幣本位。該新貨幣本位會不會以黄金、特別提款權(SDR),或一套區域性的準備貨幣網絡為唯一根本,對此演變目前正待觀察中。據此而言,不論國家或個人,在全球金融發生劇烈又重大的變動中,如何思考資產組合,以保護資產財富,允為當前不可輕忽的要務。據此,茲根據該書,將重點論述臚列分析說明之。

二•可能崩潰的貨幣體系

設若美元面臨崩潰,國際貨幣體系也將危機四伏,甚至隨之崩解。史上美元也有過不被信任的年代,例如1977年到1981年美國的通貨膨脹超過50%,其間美元眨值達50%。當1971年美國尼克森總統停止美元與黃金等值兌換,黃金價格在1977〜1980年間急漲500%。顕然美元與黃金兌換脫勾,引發了市場對美元信心喪失。為阻抑美元貶值,當時Fed主席伏克爾(Paul  Volcker)在1981年將利率提高到19%,一舉澆熄了通膨,並吸引國外資金買進美元。同時,雷根總統實施減稅,放寬管制,提振企業信心,誘引外人投資,到了1980年代中期災難方始遠離,而美元獨霸的時代也來臨了。但是,到了2008年的金融海嘯以來,QE多次實施,美國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幾乎紋風不動,Fed已認為通膨不是威脅,反而通縮正倍受關注。但,為何實行QE而沒有通膨呢?有謂是美國經濟受到結構性的破壞,因此寬鬆貨幣無法引導經濟成長,但也有認為通膨正要來臨。值得注意的是,衍生性金融商品危險性的風險價值模型,𨚫掩蓋了過度的槓桿操作,也扭曲了誇張的金融業超高薪酬。因此,多年來全球有些國家正向美元施加壓力,黃金重要性日增,而網路金融攻擊的危險也倍受關注。

國際貨幣體系在過去一世紀已崩潰三次,即1914年、1939年和1971年,危機過後又接續發生一段動盪期,如1914年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 ,1919年到1922年的惡性通膨和經濟䔥條期,直到1920年代中期恢復穩定,但嚴重缺陷的金本位制又導致1930年代的崩潰。直到1944年布列敦森林協定(Bretton Woods Accord )恢復穩定,在1971年尼克森放棄黃金與美元的兌換制,美元的高度危機,令人印象深刻。所以近半世紀以來,金融戰爭(如美國之外的國家央行囤積黃金,出售美債)、資產泡沫、中國影子銀行曝險嚴重、歐元的崛起、以中俄為主的新興市場貨幣結合、黃金價格的巨大起伏、通貨膨脹、通貨緊縮乃至市場崩潰邊緣的2008年中金融海嘯,不僅危機尚未完全解除,更因銀行的貪婪與金融監理的無能,使得衍生性金融商品的名目值曝險大增,例如所有銀行衍生性商品總部位已超過650兆美元,是全球GDP的9倍多。所以有人認為應該拆解大銀行和禁止大多數衍生性商品,但事實上可能性都是零。所以未來倘若發生比2008 年的金融崩潰更大危機時,Fed已走到貨幣政策十字路口,可能也非Fed資產負債表所能承擔。所以QE終有上限,在政治上(參眾兩院同意)不一定行得通。處此環境下,IMF將是唯一資產負債表沒有負擔的官方機構,只有它發行龐大的特別提款權(SDR),以代替美元扮演主要準備貨幣的角色。同時應注意國際貨幣體系若不以美元為基礎,會否出現中國、俄羅斯、產油國家和其他新興國家結合起來,集體堅持結束美元霸權,並創造一個新貨幣本位,如以黃金、SDR或一套區域性的準備貨幣網絡為根本,這種演變趨勢似乎正受有識之士的關注並且密切觀察中。

三•美元崩潰的可能三途徑

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全球經濟,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執行長伊爾艾朗(Mohamed EI-Erian)率先以「新常態」來描述。但,從現今全球經濟金融情勢觀之,全球經濟已失去舊平衡,但又尚未穩定在新狀態下。因為現今全球金融體系問題的關鍵不是貨幣,而是債務。如宛如天文數字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再買回協議與商業票據等。同時,各國政府大到恐怖的財政赤字,還有央行印鈔票式的量化寬鬆。但是,處在極度寬鬆的情況下,卻又瀕臨通貨緊縮。因此對法幣系統的信心淪喪,要再恢復卻不容易。

據此而言,美元崩潰可能有三條途徑:
第一,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特別提款權(SDR),即以SDR取代美元做為全球準備貨幣,其實已進行多年,同時中國人民幣也加入SDR,若此,美國即不能隨意印鈔擴大流動性了。倘若成為事實,銀行存款、保險單、年金和退休給付金等形式的儲蓄將大幅折損。
第二,恢復金本位制,以擺脫不斷印鈔循環的方法。因長期QE將導致極度通膨,須靠黃金恢復信心。一旦美元對黃金貶值所造成的通膨將折損各式各樣的儲蓄。
第三是社會動亂,可能是金融戰爭或貨幣體系崩潰的結果。有謂就國家權力的本質來說,秩序永遠比自由或公義更優先,如此官僚力量將嚴重威脅全民利益,亦即人民財富毀於一旦了。

四•金融危機情勢到美元崩潰的七種跡象

緣於央行量化寬鬆(QE)到實施負利率政策,似乎未能有效激勵銀行創造信用,以期增益經濟成長。但,因持續性的QE已埋下通膨的引燃點,隨時可引爆通貨膨脹,以及其後隨的通貨緊縮或社會動亂,並危及美元國際貨幣地位,是以分析下列七種跡象可能導致美元崩潰的危險,以作為企業或個人投資理財之參考,茲分述如下:

1•注意黄金價格。目前多家央行實施買入黄金已是事實,金價如果自每盎斯1500美元直漲到2500美元將不再是泡沫。反之,金價跌破800美元將是嚴重通縮。
2•央行繼續收購黃金,特別是中國的收購。假如2015年間收購黃金超過4000萬噸,將預告通膨來臨。
3•IMF的治理改革,提高中國投票權,若SDR一籃子貨幣組成降低美元權值,會是美元通膨的警訊。
4•監管法規改革失敗,限制大銀行規模、降低銀行資產集中、限縮投資銀行活動等都失敗了,將導致無法預料的體系崩潰,超越Fed所能控制的規模。若此,極度通縮勢必將是IMF挹注大量SDR到體系所造成的。
5•系統崩潰,結果是拋售資產,導致立即通縮,繼之以Fed和IMF以大量新印鈔挹注經濟而煽起通膨大火。
6•量化寬鬆和安倍經濟學退場。倘若未做經濟結構改革,在美、日通膨到達2%以後還繼續印鈔,屆時通膨大幅漲升的風險將急遽升高,
7•中國經濟金融崩潰,可能源自於理財產品龐氏騙局崩潰而瓦解,但影響力只及於國內,善後工作是再度壓抑外匯市場,人民幣貶值,貨幣戰爭死灰復燃。

五•五種投資組合

在極端通膨、極端通縮與社會動亂之下,投資組合如何在通縮、通膨之情況下,維持相對保值地位,應是眾所矚目,是以提出五種投資以供參考。

1•黄金,可投資的資產中配置10%到20%,並以實體黃金形式如金幣、金塊持有,避免存放銀行。計算黄金保值功能的方法之一是,20%的投資配置,500%的報酬率,提供100%的投資組合避險。
2•土地,以黃金地段的未開發土地以及有農業潛力的土地,但不包含持分土地。
3•藝術品,博物館級的繪畫和素描,但不包括廣泛類別的收藏品,例如汽車、葡萄酒或紀念品。因藝術品在通縮與通膨期都提供類似黄金的報酬率。
4•另類基金,以採取特定策略的避險基金和私募股權基金為主。其中包括多空(long-short)股票基金、全球總經基金,和以天然資源、非金屬、水源或能源為標的之硬資產。另,私募股權策略牽涉硬資產、能源、交通和自然資源。值得注意的是,以投資金融般、新興市場、主權債券和信用工具的基金,未來將承受較高的風險。
5•現金,可是絶佳的通縮避險,可以考慮新加坡元、加幣、美元與歐元。

總之,20%的黃金、20%的土地,10%藝術品,20%另類基金和30%現金的投資組合,應該能在通膨、通縮和社會動亂的情況下,提供最理想的財富保值組合,同時能夠提供較高的風險投資報酬率與合理的流動性,但也應及時視經濟情勢以合理方式作投資組合調整。

六•結論

綜上所述,美元的崩潰與國際貨幣體系的崩潰是一體兩面,美元面臨的威脅曰增,像似信心淪喪、金融戰爭、區域霸權、惡性通膨等不一而足。所以儲蓄者與投資人應該注意一股轉向硬資產的潮流已然成形,而且力道似乎愈來愈强勁,職是之故,投資人應該為承受金融風暴預先作好資產組合的準備工作。所謂豫則立,不豫則廢,誠之謂也。

參考資料:
下一波全球貨幣大崩潰,詹姆斯•瑞卡茲,聯經出版事業(股)公司,2015•05•初版五刷。(共383頁)

2016•02•26•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哈囉你好,我想問一下五種投資組合的現金,為什麼會有一項是美元??
    如果真的美元的崩潰,不就顯示美元不值錢了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