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中和友人在一個偶然的相遇中,提到了濁水溪上游日本人的電力開發史實,並且提及了武界壩、思源斷橋,以及深山裡,白雲繚繞中的高聳瀑布等等,一時興起,好想親探部落美景,遂由二銀登山隊安排來趟武界部落兩天一夜,而且侭可能排除其他購物景點的旅遊。
 
春暖花開的三月天,就在2017•03•18•的中午時分,車抵埔里牛耳藝術渡假村。餐後參觀該園區,創園者林淵的塑像立於門前,並寫出了他的語錄:「有刻有畫,大家欣賞」。閒逛園內,花木扶疏,巨樹成林,素人石雕有動物形態,也有巨人頭像,散置在樹下、花圃或涼亭邊,仿原住民刻雕人頭石柱、曡石栱門,土地公廟、巨型雕刻石塊等,也分別坐落於園內,而林淵美術館內,有幾幅林淵動物描繪畫作,生動又有童趣,且色彩鮮艷,觀之令人莞爾。園內尚有櫻花泛紅,黄花風鈴木以鮮黃色色彩,喚醒了春天的到來。林淵皃子林貴的石雕以及童趣飾品,在展售中,且有打折優惠,站在商舖門口,望向外頭草茵園地,石雕素人藝術,繁花巨樹以及旗幟飄揚,不勉令旅遊者的我們,多次繞園流徜、徘徊,樂悠悠的打發了午間的瞌睡慾望。
 
車經埔里,換乘登山小包車,前進到南投縣仁愛鄉法治村的民宿:「青天山房」,該樓房背依山嶺,該地據說日治時期是警察派出所基地,地勢較高亢,且遠離濁水溪畔的山坡邊,如今周圍已是巨樹成林,草茵綠地,不規則的鋪上了石塊,似乎有了曰本庭園的清幽美感,在屋後的原日本神社,幾已全毀,經改建後成了純陽祖師廟,奉祠呂洞賓仙祖,樓前濁水溪,因係冬來枯水期又在上游築壩攔水,因之水量甚少,裸露河床,小包直駛入內參遊,溪床上累石橫陳散列,邊坡山櫻花盛開,望向遠方重重山巒,積雲山嵐,群峰飄上了濃霧,景致迷人,久之不勉陶醉,似乎也有了仙界的想像,在樓上明窗,遠眺雲霧彌漫山峰之間,寧靜山巒,在白雲籠罩之下,不愧被稱為「雲的故鄉」。
 
一•栗栖溪衝崖奔向濁水溪•••
 
斜陽西下之前,搭乘小包行駛在濁水溪乾枯的河床上,奔向栗栖溪,它是濁水溪上游的一條支流,萬千年來以湍急激流,衝破山崖,形成窄溪匯流進入濁水溪主龫道,崖毀成溪,兩岸高峰形成了一線天,我們穿上溯溪鞋行走於溪水中,溪水清澈冰涼,水色至為純淨,溪中有小黑石,經瑑磨後可顕出奇特凸出紋路,如龍如鳯或花草異奔形狀,是為雕刻龍紋石的石材,所以栗棲溪也了龍紋石的故鄉。
 
「武界引水道」橫跨高掛於濁水溪上方兩峰之間,如同羅馬水道牆至為壯觀,濁水溪水緩緩的流,為日月潭注入了豐沛的水源,成就了水力發電等多功能的水利設施,而溪上的「武界吊橋」,號稱情人橋,據說牽手過橋,幸福又美滿。橋畔山櫻花盛開,坡邊草花逢春正艷,山坡邊教堂的尖搭,似乎更易於接觸神祗,在傍晚時分,回轉山房,領會了山中斜陽外的寧靜和一片祥和。
 
在栗栖溪邊的小鋪購得龍紋石,觀之,見有盤龍凸起在黑石上,正是:武界部落,深山溪谷中的龍紋石,含有黃銅礦,當地人稱之"幸運石",可經𤨎磨製成吊飾。看著幸運石的浮紋,想像著:
「黑石雕銀露,宛若飛龍,天粘黑雲,砌成祥瑞,又似倒吊金鈎。深深寒溪,璞玉伴我,共享春風不忍別。」
 
二•武界的白雲高峰看日出•••
 
隔天一早安排武界「雲頂茶園」看曰出,依舊是小包車在"之"字型狹窄又是急陡的山道上,曲折蜿蜒盤旋而上,路險崖深,大約40分鐘直抵雲頂茶園的嶺上邊坡,在6:37時天際上方,一抹暈紅緩緩跳出群山峰頂,𣊬間紅艷色系擴散,緊接著半輪紅日浮出,強烈日光激射,雲霧慢慢飄移,然而好景不長,烏雲罩上了烈日旭光,蒼穹間迅即恢復一抹光暈而已。該地茶樹修剪整齊,間有開著茶花,迎風釋出清香,清晨空氣清甜,寧靜又安祥,憇息生活,與世無爭,難怪山中無歲月。
 
回程路上,廢棄的「武界檢查哨 」,立在往埔里與進入武界部落的三角地帶,它靜靜的看著對面小山坡平台上,為紀念蔣經國巡視而興建的中式古典涼亭,但抵不過歲月的無情,今已破敗不全,狀至堪憐。此刻剛好仰望涼亭,天空飄下小雨,現今茶園山頭該是烏雲蔽日了,但今晨觀日出,一抹紅暈和急滾上來的半輪日光,終是見到了,幸運的三月早春,煙雨濛濛也有陽光中斷時,今早的旭日東升,溫馨又歡樂了身在武界部落的登山旅遊者。
 
 
三•摩摩納爾瀑布和腐木斷橋的悲情•••
 
今早將攀登摩摩納爾瀑布,小包車走進濁水溪河床,只見淘沙處處,千瘡百孔,殘不忍睹,在思源斷橋下,仰望整修中的吊橋,以及對岸高山山壁間,百年前日人鑿出的一條運送小徑,據說以前是獵人小徑,現在卻是處於荒煙漫草中。如今思源橋整修中,兩岸高山留有一道「引水道」,水資源的方便輸入,造福了布農族人。再度看著懸崖峭壁間日人的運送小徑,不禁令人思索著早期台灣現代化的基本工程的規劃與開發,日人的統治,究竟扮演了現代化台灣的何種角色?
 
再往前行進到對岸山邊,山壁間留有三座「排洪閘口」山洞,也是日人遺跡,其功用是武界壩清水轉送日月潭,而沈澱的濁沙則經由排洪水道注入濁水溪思源橋下,今逢冬季枯水期,壩底流沙清晰可見,水利設施攸關民生經濟,尤其電力供應更應長期規劃,方能配合百年國計民生的需要。日人在日治時期,不是也如此規劃興建公共工程嗎?
 
從溪邊陡坡直上壩頂,路陡天又熱悶,懷著觀瀑的渴望,耐著雙腳經過三個急陡坡,一囗氣直上瀑布登嶺小道口,先上壩頂「水德星土地公廟」稍事消喘,並觀賞水壩深水和邊坡水淺風光美景,然後沿著壩上左方崖頂危徑,走向路的盡頭,就是武界部落的「摩摩納爾瀑布」。本段山道狹窄又臨深淵,嵩山峻嶺,山林水色,風光景色雖美,其實路窄又濕滑,該當小心行走。山徑上依然留有曰人時代的開發遺跡,如防範原住民進入壩區的軍用碉堡,攪伴水泥的大鐵筒,硬堅的巨大水泥基座,但入口處的神社已毀,如今成了「永寧宮福德正神廟」,正是地方神保佑水庫安全。進入通往瀑布的小徑,都在峭壁鑿開了小路,溪谷水壩在右方,行走其間當得小心翼翼,這段崎嶇山路,有幾處鐵管狹橋,原有吊橋殘缺已難通行,山中森林植被豐富,原始林木青翠迎春,但雲霧間有迷漫於森林之中,狹道遮陽,清風徐吹,尚頗暢快。
 
進入上游溪谷,頑石累累,行走更為困難,溪中巨石橫陳亂列,水坑處處,石頭又滑動潮濕,跳石前進深怕跌跤了,腿部受傷,所以在一片亂石之後,最後十公尺水道,不再前行,此時,只見水滴迎面飄灑撲面,原來瀑布就在前方山壁半空中,石壁凹陷下一泓厚重的長練白水,在山頂直洩而下,衝到谷地,勢如破竹,看來瀑布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不受阻礙的拋向溪底裡,沒有阻擋也沒有反抗,所以才能來自深山萬豁中,浩然沛之的進入浩瀚長河大海。別了,摩摩納爾瀑布,來自武界部落白雲故鄉的清淨之水,摸上了我的臉,帶著龍紋石的幸運離去。
 
在往瀑布小徑行進中,見到了古時的腐木斷橋,站在橋前思想從前:
「巖崖峭壁險徑,深淵溪谷,懍然。腐木斷橋,奈何。漫山落絮,苔深草暗,霧迷煙濛,隙日荒煙見淒然。伊人佇留一方,登橋心愁,怎奈,飛花啼鵑,涙流。行雲含羞,斷壁壘石,荒橋斷念,怨視寂寥白雲天。兩望煙雲,腐橋斷鍊,愁更愁。」
 
 
四•人止關前話白櫻•••
 
在離開武界部落後,前往「人止關」瞻仰賽徳克族人抗日的史跡地點,日人時代進入霧社峭壁深淵的山道最狹窄的地方,懸崖深谷,是兵家必爭之地,霧社事件前的1902•04•29•日警欲強行進入族人傳統生活領域,但是,在此地遇到賽德克族的強大抵抗,雙方正面交鋒,日軍死傷殘重,最後敗退埔里,史稱「人止關之役」。緬懷戰地史蹟,不禁令人浩嘆!今曰來此,人止關前,斷崖邊坡,霧社櫻花,粉白色花朵飛上了枯枝殘葉,台灣史上可歌可泣的霧社事件,在日治時代述說了日人治台與開發史上殘酷的過往,走過血腥戰地,留下白櫻悲禱,是時代不幸,也是台灣人的悲哀。
 
註:根據2017•03•18•到03•19•以及03•22•和03•24•本人發表在FB的記事補綴而成本文。2017•04•17•追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