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會年度歲末旅行擇定新竹的峨眉湖,今(2008.12.19)日台北天晴最適旅遊。會友一行20人搭乘遊覽車沿國道南下,到竹東後循三號省道,再折轉峨眉。峨眉湖原名大埔水庫,始建1960年,目前湖區尚待有計劃整理,因此湖光山色減色不少。

 

湖區在2001年始建一貫道之『天恩彌勒佛院』為莊嚴一貫道殿院,其旁站立彌勒金佛,高72公尺,右手持地球,左手拿念珠,彌勒為現代佛,是歡喜、快樂、幸運的菩薩,右持地球,願眾喜樂將是未來佛,普渡眾生,以慈、良心與信仰大自然,唯望我眾,尋著幸福快樂到彼岸的美滿人生,就是超越時空的皆大歡喜佛彌勒佛的人間世界。

 

峨眉湖非常寧靜,水波不興,陽光穿透平如鏡面的湖區,也似乎激不起熱騷,青翠山林倒映湖中,也是山水一色,偶見白鷺翱翔,戲水弄魚,而夜鶯低飛覓食,展現大自然的和諧安詳。

 

我們全隊約一半隊友沿著分段的環湖步道輕走觀賞,步道旁植栽柳樹,抽仔樹等翠林鉅木,只見楊柳輕搖,低枝輕巧隨風飄移,倘若五月間到來,遠處山坡當可喜見油桐白花佈滿崖坡嶺上,五月白雪覆蓋也將去除炎夏澳熱。秋天到此,五色鳥在林中「咕、咕…」呼叫如同敲打木頭聲響,回憶台灣史料,當林爽文起義抗清之際,五色鳥亦隨同歡呼,飛滿中部山區,如今世道污濁,苦海無邊,也許五色鳥會先行「咕、咕…」告知台灣子民,該是覺醒的時刻!


湖區雜草叢生,垃圾與泥塵未除,簡直破壞了湖區寧靜的美,而布袋蓮生滿湖邊,更是生態諷刺,也許有司應當利用目前大量撥付的內需款(請記著,這是向下一代伸手拿錢)好好整頓髒亂無章的旅遊景點吧!

 

湖區山道邊野牡丹艷紅笑迎冬陽,羊蹄角紅花也開滿山坡,木槿、扶桑爬在道邊民房籬笆柵欄上,而欄內  桂花樹香氣襲人,可惜美景雖天成但缺乏有秩序的清理,破壞了天然賦予的美麗樣貌。環湖步道大約走了半圈後,全隊隊友再往探細茅埔吊橋,橋面輕搖行走晃動,只見湖面竹篙排上男女收魚,在山水之間儘是歡喜。在峨眉湖邊正在興建的「彌勒文化世界」殿宇,倘若配合湖區環境整理,鳥語花香,回復寧靜的峨眉湖當指日可待也。


依既定的行程全隊轉往獅山古道健行,獅頭山在竹、苗之界是鹿場大山支脈,因狀如獅子蹲踞而名,為國內著名佛道聖地。今日我們由獅尾上登,一路山道陡坡,前進中心喘呼氣,自是一番滋味。

 

部份隊友腳步放慢,慢慢欣賞獅山自然山景洞氣,而有些隊友則坐上遊覽車直赴獅頭的水簾洞。自獅尾上登,約500公尺 全是林蔭山道,到了萬佛庵前,可見岩壁外凸形成的洞窟,而在山林幽谷間,結穴成洞,萬佛庵坐擁勝景,庵前古木參天,清涼寧靜,當是美景第一。全隊為於午後4點入住羅馬公路上的渡假村,因此於登行到750公尺 後折返,瞬間消除了登嶺之苦。


夜間在渡假村全隊歡樂暢飲,隊友們所談的大都與當前經濟動態有關,從台灣出口貿易連續三個月負成長,到如今物價下跌,才發現520後油價凍結政策鬆動的錯誤,因為已引發消費品全部上漲了,到了九月後雷曼兄弟公司破產清算,台灣海外投資虧損慘重,結果中產階級只能自嘲淪為新貧。


經營貿易的H兄說:「看看韓國的匯率政策,台灣企業不大量裁員才怪!」他接著說:「因為韓圜今年來貶值了大約40%,使得韓國企業界上半年高價進口之原物料,在下半年利用韓圜貶值大幅提升出口價格競爭力,因此搶了台灣、中國等競爭對手的歐、美訂單,並且也順勢消除高價庫存原料,而今年第四季再進口的原物料,價格已大幅下降30~50%左右了,明年的出口訂單在低價原料的有利條件下,台灣企業如何與南韓搶訂單呢?」

 

另外一位隊友在生產工廠服務,他說:「我們工廠的高價原料,因為新台幣貶幅太小,出口訂單連續幾個月大幅下降,到第四季高價原料還不能降低,因此也無力重置庫存,而且在高價原料的基礎上,明年出口訂單的價格競爭力,當然不能與其他競爭對手國家比較,匯率政策也該是調整的時刻了吧!否則高估的新台幣,如何協助出口成長,企業界出口能力下降,設備利用率當然不能過半。為了維持工廠生計,只好先行裁員了,這是工廠生存不得已的事,不然,又能怎麼辦?」

 

另外一位隊友說:「當前台灣企業出口接單下降30~40%,設備利用率普遍約在50%以下,企業不倒閉又能維持多久?」一整個晚上,所談的都是產業界的傷心事,台灣經濟將怎麼辦?


翻開今年十月份的行政院經建會當前經濟情勢,看到台灣九、 十兩 個月出口成長率各為-1.6%、-8.3%,而韓國則為28.2%與10.0%,而台灣九、十月的工業生產指數各為-1.2%與-12.6%,而此二個月之貿易出超與上年同月比更大幅下降為-74.3%與-15.3%,失業率則更由今年5月之3.84%,上升到九、十月的4.27%與4.37%,而今年10月份對中國(含香港)、美國與歐洲國家之出口總值與上年同月比各為-19.9%、-11.4%與-5.10%,出超金額也比上年同月各為-26.1%、5.5%與19.4%,其中對中國貿易之逆轉情勢,似乎該警惕了吧!

 

對外貿易講求「比較利益」、「分散地區」,而台灣若一昧將經濟命脈繫在唯一的一個國家,未來的發展難道不必擔心嗎?


也許喝了點酒,又換了床舖,更不幸的是談了一整夜的台灣經濟不利的現象,一夜難闔眼,腦海中逐漸浮出失業率上升後社會的祥和和治安將怎麼辦?

 

打開手提電腦,點了Jen輸送給我圓桌課堂歌曲—風中的羽翼,在那略有悲涼的唱聲中,想著經濟發展前景,不覺眼珠濕潤,更難睡眠。在山上冷風吹襲下,腦中浮現父親的遺訓,為人處事要「義氣和衷」,更應「義利相交中規中矩,和平自處有準有繩」,想到此,滿腔快要爆炸的悶氣,也頓時消散。只好提起筆,寫下了秋到峨嵋湖的心情,那就是:


「峨眉湖之行,嘆髒亂。湖區美景在,享寧靜,


山水一色間,彌勒莊嚴相,林木倒映,湖山共浴,


天道彌勒院,普度信眾樂,有情世界,笑看人間癡,


細茅埔吊橋,旅人看魚翁,多少收成,難哺辛勞,


內需警縮景,小販苦情在,可嘆世間,為何不安閒。」

 


2009.12.19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