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職場的人情拿捏

本次到上海訪友,甲君已約三年未回台灣,在新天地鍋德火鍋店餐敘時,心中的無奈與無助顯現在臉部的表情上,說到激動處令人動容。如果在現實環境中,因為政治意識的差異,卻要遭受莫須有的凌辱,那麼60年來台灣政治民主化的過程與成果可能又走回頭路了。所以「人情世事」在這一個世代,仍然困擾著我們。就如同金融界一位好友說:「他在某銀行擔任總經理時,執行董事會決議的優退策略,而其同期進行的一位同仁,就稱H君吧!僅升至分行副理,為此一再懇求讓其晉升經理職務,然而該總經理秉其識人原則不予理會,卻無形中得罪該位H君。」後經約一年餘,該總經理依事業需要與H君表現提名他升任某小分行經理,但任內授信案件品質卻不盡適當。後來,適逢優退政策而H君自己決定提早退休,然而H君卻又自認總經理應特別關照他,讓他雖然在發生不良授信後,仍可平調其他分行續任經理職務,總經理秉公處理,反而讓H君心生厭惡,並且放話攻擊「總經理沒有人情味」。在經營企業的負責人,貴在知人善任,若以「同期關係」就能優先升任主管職務,對全力付出之全行同仁如何交代。經過數年以後,據友人說,有一次在某銀行同仁子女嫁娶喜宴上,H君竟然不理會總經理(當時也已退休,但仍在金融界服務)的敬酒,甚至當著全桌同仁說:「我不接受你的敬酒」。難道這是深仇大恨嗎?自己沒有能力、戰功升任主管職務,反而責怪企業負責人不予特別優待晉升,自己不深切反省,又要諉過他人,如此銀行培養的中高階經理人,怪不得一度差點被民營銀行併掉,因為無骨氣、無是非,只問自己利益的中高階經營團隊,當然不能守護自己企業的利益(應是股東利益、員工利益與顧客利益的結合體)。在上海聽到友人的深深感嘆,可想而知,職場上「人情」的拿捏其實關係到企業經營的績效與成敗,不可慎乎哉!有謂「鄉愿,德之賊也」是言也。

二、結論式的問話比較有效率

新天地的夜宴上碰到了多年不見的乙君,他雖已退休,但仍然活躍在實業界,憑其過往經營事業的佳評與績效充當顧問性質的諮詢工作,乙君本性善良,來自鄉里,古樸實在,但他卻有話直說,從不拐彎抹角,也不理會對方職位,從實進言,而且反應快速,思想敏捷,一經提議有可能即成最佳經營策略,因此在業界服務時,有人戲稱其為「點子王」。在偶然相遇中,乙君道出了多年來難言之苦,他說:「個性直爽,說話直接,而且個性急躁,做事速度講求言而行,對他人說話冗長、無重點或反覆申敘同一件事感到非常煩躁,因此常常於對方說到一半時,即脫口而出,『請講重點』,這種溝通方式,因不願浪費時間傾聽而常被對方認為高傲、自私,想來真是痛苦。」不過想想,每天工作事務、內容千頭萬緒,如果不以簡單結論替代冗長論述,那麼如何快速決策或當機立斷呢?乙君又說:「他最怕夜間晚飯過後,同事或友人以查勤式的問話,冗長訴說今日發生的事情,也許雞毛蒜事浪費時間的敘述,其實不論是問候、請安、報告、請示甚至討論、提議都應在最短時間內完成,好讓溝通問題成為有價值的決議或認定,否則一昧苦纏式的詰問或者冗長的敘述表演,徒增當事人話病百出而不自覺。」接著乙君又說:「尤其在旅行中,白天的工作已累了精疲力盡,夜間往往又需應酬少飲,精神不濟時又來個電話查勤或長時間電話談天,不煩才怪!」碰到如此時節如何有效的讓對方掛線停講,也是一門學問,因為客氣的提醒如果尚不能停線收話,則唯有以得罪人的方式,告知「夜深了,該休息了」,有事明天再聊吧!但此時對方又往往似乎尚有講不完的新鮮事,非一次吐盡不可,但其實所謂新鮮事往往已在今夜講過數次,而自己不知覺而已。「時間的長短與工作的溝通效率雖非不一定成正比,但卻可能與溝通效益有絕對關係」。沒來由無重點式的講話,反而激不起對方的熱情支持,每個人都用「同理心」去對待對方的腦筋、耳朵甚至心理反應,這些都是在職場工作中應該好好學習、體會、力行的事物吧!但是面對喜歡跳脫式、冗長的談話者,對方可能更辛苦了,至少耳朵是如此。

三、風險管理機制中的預警制度

閒談中,友人說到:「冰島在2008年金融海嘯前累積了美金700億元外債,而該國只有30萬人,等於每位國民持有外債美金2.3億元,因此海嘯來襲冰島股市重挫98%」,為此更相信「外債」成為選擇投資國家的重要指標,但看看台灣,自2008年以來國債急速成長,但全國競爭力卻無法同步上升,友人說:「台灣非IMF會員國,一旦財政發生危機,誰來救援?」另一位友人說:「中國會很熱意擔任這個救援角色,因為如此一來距離經濟甚至政治統合更來得快些」。此外另一位友人又說:「冰島Eyjafjallajokall火山爆發,使得火山灰塵混亂了歐陸的空中運輸,甚至未來也有可能長期擾亂歐陸農作物生長週期,而另一冰島更大的火山Katla為前者火山的五倍,一旦湧爆必將影響更大,因為氣候變遷,冰河融化,地殼表面壓力降低,引發火山活動量更加增加,未來天災情勢令人憂慮!」人類如何在只有一個地球的現實環境裡找到「成長與平衡發展」的立足點?也因火山爆發引動農作物的生長週期發生更異,未來全球農作物的產出可能發生短缺,相信農糧基金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好行情,對個人理財卻也不得不關注。

回到桃園機場的當天(4/25)看到電視即時新聞報導國道三號北上七堵路段發生順向坡山坡全面性崩跌覆蓋國道南北車道,有數部車閃躲不及可能已被淹埋在20幾萬立方米的巨大土石堆裡了,可能危難者的家屬操心、無奈、指責、不平都宣洩而出了,為政者卻說「無風無雨怎會如此?令人感到毛毛的。」隔一日,夜間電視評論有人提及地錨已鏽掉卻未整修或補強,而山坡無緣無故的崩落,難道沒有預警徵兆嗎?國道監視人員有沒有勘查日記可供查詢?悲劇過後一定會有人被檢討,但重要的是,在沒有災難發生時如何有效利用預警制度規避風險的產生,這才是為政之道吧!不論是台灣歷次天然災害,甚至本次無風無雨的順向坡山崩都應有事前不尋常的徵兆,只是我們未及時察覺而已,企管著名的理論—「蝴蝶效應」,災害往往由微小擴散而來,似乎是正確的論述。企業界,尤其是銀行業最注重風險管理制度,難道政府機關無此機制或施政機制嗎?「向企業界學習」或許是此刻政府機關該有的覺悟了。

四、創意城市,令人非常嚮往

上海是一個「設計創意城市」(日本的名古屋、大阪以及中國的深圳都是),所謂「創意城市」就是「思考現在與未來城市的發展架構,使之成為區域、國家的經濟發展引擎」,而一般論斷創意城市則有七個主題:「文學、電影、音樂、工藝、民俗藝術、設計、媒體藝術與美食」。就台灣來講設計、美食、電影、工藝等項應有能力爭取,只看主政者如何思維而已。在製造業大量西進外移之背景下,理當思考如何進一步利用創意提升服務業的品質與品級,同時在製造業之研發方面提升競爭力,尤其在台灣國土規劃上如何讓貧富差距與城鄉差距縮小,都市建築景觀自然美麗,都市綠化程度提升而水岸城市的親水性也該好好規劃,甚至大眾交通系統整體性提升效率與速度,難道不能學學上海的規劃嗎?看看外灘的重生,新天地的古今結合,十里洋場還給行人走路的權力,大眾捷運的普遍與系統建置,還有機場磁浮列車時速450公里的快捷動車,想想他人,看看自己。真的會生氣!莫怪同仁一出桃園國際機場,即說:「回到台北好像來到了上海的鄉下」,可悲的台灣城市發展,難道連個長期進步規劃都沒有嗎?台灣有自己獨特的競爭力與生存條件,並不一定非要如同上海的炫耀,但如何規劃,尊重在地文化,與古蹟的維護,好好的在設計、美食、工藝、電影等各方面規劃一個屬於我們自己可以傲視全球的「創意城市」,對21世紀的台灣來說,應該是當務之急吧!看看台灣好多建設業者湧赴對岸投資參與大上海的建設,美化上海,有他們的功勞與貢獻,而台灣服務業者又以更精緻的軟體設計注入了上海商圈的新生命與新活力,為何我們本地反而不能提供創意城市的環境,好讓國人盡情發揮呢?

五、後記

在中國崛起之時,台灣避免經濟邊陲化之良方,只有從速提升產業競爭力,在產業界快速西進之情況下,台灣產業空洞化可能引發失業率上升,平均國民實質所得下降,從原本期望之「均富社會」向下沉淪為「均貧社會」,為導正此一可能,有斯當局應儘速優先改善國內投資環境,舉凡與提升產業生產力與競爭力有關之措施、法令均應從速修正或建置,否則失業率一旦往上攀升,則年輕菁英又可能遠走對岸,甚至形成反移民現象,若此則台灣社會危矣。

每次公幹中國都有一些感慨,在台灣施政五十幾年的執政者,到頭來卻只賴一紙ECFA就可讓台灣經濟突圍嗎?全球化的時代,絕不可能單與某一國家經濟緊密聯結即「一昧傾中」而可以自保,分散貿易與投資,國家反而可以避開經濟震盪的風險。所以全球化應是對全世界開放而非只執著於某一單一國家,「所有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籃碎蛋全毀,無一倖免」,則災禍臨頭了。當然如果執政者執意將台灣經濟發展附著於某一國家做為附著物,則台灣已無完全獨立自主之政經體系了,那麼也就不必再去探討「經濟獨立性」的課題了,倘若如此,則未來國民定居服務對岸之現象將更大為增加,台灣成為休息老人國非無可能也。台灣已走在經濟發展的十字路口,聰明的人民該為自己,也為下一代尋求最有利於台灣發展的道路了,這個決定應是全體國民而非少數幾個執政菁英份子,道理總對吧!上海之行,已有同仁想在浦西置屋,圖的是為兒孫未來居住作準備,我是不是也該好好想想了?如果對岸不動產泡沫來臨,說不定有機會呢!

2010.4.26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