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南部之約

 
離開高中畢業已屆四十八載,往昔同學會泰半在台北或故鄉舉辦,今年H同學說:高雄也有幾位同學,應該誏他「她」們盡盡地主之誼了。這個建議獲得同學們的熱烈賛同,以是就在四月十四、十五兩天,在高雄圓了同學們的美夢。週末中午在漢來大飯店享受漢來福園餐廳的美食,不愧為五星級飯店,創意料理、優質服務、主廚致意,乃至業務負責主管親自招呼,那種真誠的心意令人感動。飯後步行到A.I同學家獨棟透天雅居聊天。全部話題集中在油電雙漲對民生百貨以及對製造業成本之推升效果,當然紛紛表示憂慮。但是執政者四年內暫無選舉壓力,自己感覺良好又能奈何?在來路上,同時參觀了中央公園以及捷運美麗島站,同樣是地下鐵站區,高雄在設計創意上,獨樹一格,誏奇景幻境美麗的懸掛天空,怪不得吸引旅人們的特意參訪。從站名到藝術設計,處處展現高雄當時執政者尊重歷史發揮文化創意的巧思。當天晚上,斉逛六合夜巿,當然免不了要與陸客狹路相逢,看到中國覌光客不禁會想到:兩岸經濟政策如果不能論述清楚,同時取得人民認同,未來對執政權的更替可能受到嚴重影響。「生意」,對選民來講直接影響生計 ,現實問題需要更宏觀的角度思考應變策略,只要不損害台灣主權,或許該有應變之道吧!當晩夜宿漢來大飯店享受五星級的舒適夜晚。隔天參觀了佛陀紀念館,午後赴旗津看海並在當地享受海鮮美食,然後於二十點五十四分搭乘高鐵分別返回中、北部。本次聚會中談論了好多議題,現只選擇若干話題敘述感懷,以為備忘。
 
二•恩師的期待
 
同學聚會重點不在吃食,早期相聚時偶而會談及工作內容或者職埸甘苦,等到大伙都退休後,談話內容離不開健康或運動,因為我們在高中時是男女合班,那個年代(一九六〇)男女同班互不講話,保守行為視為理所當然。如今見面可以大談當年漏氣之事,聴來新鮮又好笑,我們屬於戰後㐧一代,在威權統治時期,多少認知都強制性的披上伝統外衣,人的行為模式自我控制,男女性別大防更是不能逾越雷池一步。四十八年後的今天,想想當年因男女同學戀愛而被記過處分,在制服上來點小創意也被處分甚至被敎官體罰,違反規定就等於與保守伝統抗𧗽,秩序大旗之下,磨滅了青春活力,那時節白色恐怖尚未結束,家長們更要求子弟們只能好好向學,千萬不要溢出威權政府所設定的「秩序」。
H.同學說:回憶一九六四年大專聯考最後一堂地理考試,正下著傾盆大雨,氣溫一下子由三十幾度下降到感到非常涼爽,看到你們兩人不到卅分鐘就交券,心想太臭屁了!我回應她說:記得不只卅分鐘,因為自認為可以滿分所以提早交券。響鈴交券後遇到J同學問我考得怎樣?我直說地理可能考一百分。結果分數發表是九十六分,至於被扣四分錯在那裡真的不知道。同學話匧子一打開,思緖回到一九六一年的六月間,當初中畢業直升高中部,因為不必為高中聯考奮鬥,精神軽鬆,當時地理老師Z.師長將高中的地理講義交給我,並說可以利用暑假好好溫習。等於高中地理已提前修習完畢。時到今日仍然對當年的恩師感激又懷念。只可惜我沒有按照恩師的期待以師大地理系為㐧一志願,而是上了C大國際貿易系。還記得考前報名時,在填寫志願時,父親曾說到:不准填寫跟政治法律有關的文法學院科系,否則既使考上也不准唸,回家學做生意。因此填寫志願以商學院為主,恩師的期待只好放棄了。那個年代的台灣人長輩們,都經歷了殘絶人寰的二二八事件,遠離政治成了平安偷生最好的選擇,今日回想當年台灣菁英一掃而空,當然方便國府威權統治。時代的悲劇,六十年後依然不能平息悲恨,道理何在?同學說:沒有真誠的反悔,沒有真心的道歉,沒有法制上的恢復名譽,再過百年依舊是歷史痛處。有人說:歷史不能忘記,只能寬諒。但是寛諒的前提卻是政策上有關恢復名譽的舉措𨚫是跚跚來遲,真兇幫兇集團仍然隱藏著,而真心的道歉看來還是紋風不動,就誏它留給歷史,一代一代複頌下去了。同學無奈的說著。
 
三•赤手空拳
一九七〇到一九八〇年代是台灣戰後嬰兒潮創業的時期,我們的同學從鄉下北上南下,不論就學或創業前的職場工作,都非常盡心盡力的學習,最怕過年過節家中長輩的詢問,課業如何?工作怎樣?可不可以自已開工廠?如今將屆五十載,同學們都有不錯的成績,聚會時卻在說:可惜沒有在都會區買建地或是農地,否則今日吃三代都吃不完!我們從鄉下來,當年英文師資當不能與都巿中學老師比,想想拿著〇〇七手提箱跑遍全球各角落,只要有貿易商機必親自前往接洽,那種辛苦今日談來,做生意的同學們無不哈哈大笑!然而就在困難重重的商圈𨚫紛紛開花結果,成就了一番事業,赤手空拳仰頼標會籌資集金,開創事業,中年過後也都買屋置產,子女們也有了良好教育。在公家機關或私人企業上班的,退休前都風光於職場,不論政府單位、學校、銀行、海關、工程、貿易、五金等等行業都能出人頭地,現在退休了聚在一起,閒聊中都一致的期待子女們對於語言要好好的切實認真學習。記得在為服務的公司赴海外發行GDR時,因須舉辦路演(Roadshow),當時感觸特別深,即席英文對答沒有絲毫迴璇空間,不容許有等待的思考,那時候才真正體會什麼是國際語言。還好備有口譯人員,利用翻譯時間及時註記回答重點,但前提仍然是必須聽得懂對方的問題。說到這裡,有同學說:不能溝通時,有時用比的,也能成交。但這是商業場合呀!要叫股票分析師建議基金公司買我們的股票那能用手來比。臉上三條線,到現在苦澀的表情,五十年後仍然淸晰的展現在佈滿歲月痕跡的臉龐上。
孫女桐桐現上幼兒大班,她的雙親每週延聘外籍老師與她學習對話。一來壯膽二來校正發音,從小投資國際語言或許比留給她田產更有用。同學之一說:搞不好那一天又來個耕者有其田,再多的田園又有何用?政權獨裁是世上最可惡的強盜。看看大富人家,死後子孫爭產的殘烈相爭,一位同學搶著說:退休後千萬不要虧待自己,一輩子辛苦也該享受人生了。但問題是如何享受?在那裡享受?「腳酸手冷、過眼即忘、坐下來就打瞌睡、走沒幾步路心喘氣息不繼, 又能怎樣?」,同學的嘆息最後縂歸一句話:每日固定運動養好身體比什麼都重要。健康㐧一,退休生活最重要課題誠不我欺也。同學聚會時發現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小病痛,看到登山階梯一臉不安,路走長了,距離越托越遠,同學C老師說:十月底前將辦理越南中北部之旅,我舉雙手讚成,同學之一說:從現在開始為培養體力,每日健走一萬步,絶對有利身心健康。大伙都說:好主意。但要有恆心有毅力,不能虎頭蛇尾,否則就落漆了。 
 
四•假如回到十八歲
同學聚會談了很多,大家回到十八歲的年代,心情上年輕了不少,談談校園生活中的同學百態,師長們的敎誨方式,談到老師又想起當年高三上學期,大伙紛紛拼命準備聯考,班導師卻一再極力要求同學加入國民黨,其中有不加入者,因說了:如果國民黨那麼好,為何丟掉大陸跑到台灣來!一句話換來操行丙等。十八歲的青春,從此與國民黨說再見。同學們異口同聲:沒有容忍人家質疑的空間,不會反省的政治組織,那會得到青春少年的熱情支持。況且當時周遭仍不時談論政治的恐怖狀況下,又何必加入政黨?為自己找麻煩。
回到十八歲的年代,暢談了多少青春歲月的悲歡離合、豪情壯志,兒女情長都深藏內心,結拜情誼在文祠武廟拈香祭禱,•••••17520個日子怱怱走過,如今回頭一瞥,好似就在眼前,很高興的是,心情增加了活絡度,離開了高雄就在等待下半年越南的旅遊了。臨睡前閉上眼睛,自己問自己:假若回到十八歲,怎樣安排自己的人生?思緒飛到了母校的敎室、操場•••••,家裡的木材與傢俱工廠•••••一批批的師長、男女同學、自己的親人、工人、客戶,•••••精神困頓已入夢鄉。
 
2012•04•15•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