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渡島旅行的最後一天是自由行程,因居宿於新宿,直覺的想去列為環境省國民公園的「新宿御苑」欣賞晚秋的美景。新宿御苑原為江戶時代德川家康的家臣,內藤氏江戶屋敷的一部分,明治時期收為農事試驗場,明治39年,西元1906年,改為皇室庭園,二戰後在昭和24年,西元1949年,開放為國民公園,對全民公開開放遊賞。整個園區分為法蘭西整體庭園、英格蘭風景式庭園以及日本庭園,為明治時期近代西洋庭園的代表作。

早晨約9:30左右,我父女倆輕裝自新宿京王飯店,漫步直行到新宿卸苑,沿途步道行人服飾齊整又快步行走,車輛熙熙攘攘,行道樹已漸換上秋紅或金黃新裝迎接晚秋。進入新宿御苑,正逢11月1日〜15日的菊花壇展,沿著菊花展中央入口,經中央休憩所、第一露池花壇、人造懸崖花壇、伊勢菊丁子菊的嵯峨菊花壇,繞過上之池到江戶菊花壇、第二露地花壇,經樂羽亭茶室,一文字菊管物菊花壇、肥後菊花壇,經過翔天亭茶室到大菊花壇,繞行中之池與上之池約大半周,觀賞了曰本植栽的各色菊花競比艷麗,尤其在日本庭園各色花卉不因晚秋天涼依舊盛放,十月櫻、子福櫻,也在晚秋十月之際怒放了當季的粉紅色秋櫻,在一片百花盛放,菊黃爭艷中平添了粉白微紅的櫻花,相信晩秋的櫻艷不比春櫻遜色,由是十月櫻依然是一番繽紛盛宴,傲視晚秋金黃世界。

在觀察菊花展之路途上,沿著下之池、中之池與上之池為中心的三大主題式庭園,欣賞園內巨大參天的歷史性老樹,落羽松、二葉松、靑楓、櫻木、銀杏等遍植坡地與湖邊,大片綠草茵地,遊客小孩嬉遊,家庭式小聚,小孩享受陽光的奔跑,為庭園的寧靜增添了生命的活力。園外代代木大樓倒映湖中,借景景觀美景天成,尤其在湖區行走,不論那個角度,隨時都能看到倒映之美,那怕只是一角倒影也是景致優雅。眾多遊客在紅色楓香葉片中,尋覓逝去的歲月,走在厚厚的紅楓落葉上,腳步沙沙之聲,不絶於耳。我卻輕輕跨著步子,深怕踩壞了已經枯萎的落葉,那怕是壓扁的落葉也不忍毀損,悲傷的晚秋,感情上不願再破壞已受委屈的葉片,再次破壞它的完整性。

在上之池的一隅,有歷史建築物即舊御涼亭,古閣亭樓倒影成雙,老樹枝椏橫伸湖面上,親吻秋水,泛起左近草木的羡嘆!往前環走著上之池來到兩排楓林的園地,紅楓落葉鋪滿林道,好似金黃毛毯披在大地之上,秋後美景不在艷麗而是枯萎的孤零惜景呢?站在楓林下,試問紅楓以落葉,換取來春櫻艷的喜悅,究竟是大自然的故意,還是萬物輪迴的必然?我在湖畔沈思,瞬間迷惘。

走累了,在御苑的樂羽亭,來上一份粉紅和菓子,翠綠色的枺茶,父女倆閒坐茶間,欣賞日本茶文化,亭外紅葉片片,日式庭園固有的那一分和諧與平靜,我擁著一份寧靜,一份心無雜念,再加一份惜福的初心,讓走乏了的我,在日式飲茶的茶文化與禪思中,回想御苑的寧靜、青翠和花、木、池與石的美麗景致。

離開了新宿御苑,中午在回程中慢行在大道人行道中,依舊是繁忙的城市,陽光溫馨的照拂,在一處不起眼的角落,看到了花園稻荷神社,鳥居立在小巷入口,進入可看到乙對文政4年,西元1821年設置的一對唐式雄雌獅子石像座,為防毀損而用鐵絲網罩住,已是歷史文物了,因為此地是新宿歌舞伎町,該神社在德川幕府時代已受市民膜拜,尤其倉稻魂神與日本武尊關乎民生生活,所以祈福求安者眾,為當時江戶城重要神跡之地。在神社參拜後,因目前有一部分在整修,也正在準備迎神賽事,所以直接經由神社後方一條秘徑,探查橫丁(小巷)風光,小巷中間植栽整排銀杏,金黃色葉片揮灑半空,一條小巷直通大街,但巷弄中卻有各式餐廳以及專賣店,其實若有時間可以好好的在此巷弄中尋寶呢!在小巷出口處立有一根石碑標誌太子殿下御成婚記念,反映稻荷神社在新宿地區的重要神跡地位。今早走了將近4個小時,已錯過了中餐時間,只好在全家買了一份輕食在街角楓樹下簡單解決,到機場貴賓室候機時再彌補肚腹的不滿了。

五天的新潟佐渡旅行,江戶時代的金銀礦山,尖閣灣的請問芳名,小木港盆舟的神隱少女,日本海的旭日和彩霞落日,銀杏金黃灑滿天,山中之城的古老文化和城下町的繁華,新宿御苑的十月櫻,在在都迷戀了旅遊者的雙眼和心思,今日有幸深入秘境之旅,感動的是保存了在地產業,豐富了歷史的多元色彩,重新想像那一抹輝煌和苦難,洄游史蹟體會那一道多味的苦澀,試著尋覓走過的回憶,舖出自己找不回的瞬間時光,如同年少時初戀情人的回眸一笑,微微的芬芳,醉了自己,迷失了方向。


2016•11•07•記(11•28•依FB述文補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