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伙伴們的閒聊
炎炎夏日,高山好乘涼,老友同仁們相邀來趟梨山旅遊,遊覽車上歡唱之餘也聊聊心事,好友聚會難免又談及近期台灣政經動盪情事,友人說北宋時期在生命最後八年不斷被貶謫的范仲淹在岳陽樓記中,說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眾人不勝噓兮!感慨當今國中無士,學者當官的施政績效猶如長煙落日,已近黃昏,難期輝煌耀日了。更可憐的是,似乎毫無擔當,為政只圖因循勾且難有奮進改革的雄心壯志。
再有一友說:「仇,不一定要當面結的,你的存在,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冒犯。」(出自三戒大師所著一品江山)君不見0731高雄氣爆,地方政府有難,舉國上下當以人民生活為最大考量,殊不知卻有以政黨立場作為衡量補助政策的標竿,你說當地百姓正在困頓之中,不施援手,反而落井下石,難道自甘成為當地永遠的在野政黨嗎?為政者目光如豆,絲毫沒有仁民愛物之心,連起碼的同理心也背棄了,當然後果必然是距離民心向背不遠了!
退休的老大則說:「放下,放下一切是非心,名利心,斬斷一切因果,煩惱。」我們都是紅塵百姓,也為生活奔波,慧根依然不足,放下?或許當在繁華不是夢時,較為實在,不然會被高調神話害慘!不是嗎?有仇不報非君子,江湖好漢撐為正義大旗,令人折服羨慕。若再說以德報怨,正是張顕受害者能力不足的殘念吧!
或許有人嘮叨,也是一種幸福。觀點互異,才能張顕社會多元價值的氛圍吧!總不能兩耳不聞風雨聲,一心只讀聖賢書。因為與社會脈絡脫節,終將蹉跎終生,悔恨無絕期。
雅好歷史的友人說:「宋代是文人治國,•••未經地方長官者不得任宰執。」看看如今執政者有多少人僅在大學或行政院各部會行走,毫無地方政府首長的行政歷練,因此施政總與人民的需要格格不入,荒腔走板,形同雲泥之別,天龍與地虎之爭,兩看相厭煩。蓋,行政經驗當可體會人民需求,以及施政圓融度和包容性,如果一味逞強,自己玩自己,自己感覺良好,那麼施政績效等於零了。現在不是最好的寫照嗎?
當然免不了有人提及家族趣事,尤其涉及慎終追遠的孔教禮儀,有謂大義不違,老友們都有傳統的世代世情,盼望後繼如儀,倘若不從心願,一旦回歸彩虹橋時,或許會領會不痴不聾不做家翁的古訓。否則再仿宋代君主的國策,稍奪其權,制其錢谷,收其精兵,任非其官,到頭來只有衰弱了宋代江山,對大局有何影響?居高望遠,原來雲霧掩蔽之下的層層山巒,依舊是高山堅石,從不移位改變,任憑烏雲狂風暴雨飛雪,山還是山,億萬年來一直存在,笑嘆千百世興衰,後世者存著尊敬的心,踏實過活,寫意𣈱快的優雅人生何樂不為?
閒聊太多了,筆耕不及•••
一路上閒聊清談,經由宜蘭縣大同鄉泰雅南山部落,走向北橫支線到武陵,再驅車到梨山、福壽山農場,一路山光水色,青色層層山脈,白雲綠地,山中涼爽,切實是避暑勝地。茲就旅遊照片伴以感受,小文述記以為備忘。

二•長埤湖讚歎黃色小鴨
三星蔥的故鄉有個長埤湖,山峪谷地形成狹長水洼
地下湧泉匯流,水塘終年都不乾涸
湖光山色景致幽雅,花木蔥郁,常綠天地慰人心憂
水塘波光粼粼,微風一吹,緩波輕蕩
環湖步道,輕行瞻視水中綠頭鴨,雙雙叩頭牽伴漫游
岸上人兒也羨鴛鴦不羡仙
遙山橫翠,層層白雲飄逸浮漾
邊坡幾欉修竹,隨風搖曳,直教人心甜舒暢忘卻煩憂
湖邊涼亭伴隨一片綠意盎然
休憩旅人靜觀湖中黃色小鴨,巧態令人著迷
埤塘中噴泉直上天空,夾帶水滴飄移輕拂臉龐
長埤湖的寧靜,在悠閒中昇華了山景水色的美
如同好茶的清雅,美酒的忘憂!

三•武陵的桃花園記
大甲溪的上游,泰雅族人的原鄉部落
海拔1750到2200公尺的群山環繞之中
七家灣溪穿流其中,形成了狹長形的山谷
1958年中橫支線通車,武陵農墾區於焉成立
因為
晉人陶淵明的桃花源記,描述偶入桃花林的警艷心情
七家灣溪流在山谷中也成了桃源夢境
簡直宛如世外桃源而被稱為武陵
它是
春櫻、夏果、秋楓、冬雪,美景天成
1968年興建的蔣介石行館,說是休憩處所
但台灣優美勝地何處沒有行館
還是七家灣溪最值觀賞,水流充沛,隱身在深山老林中
它不僅有新石器時代陶器聚落遺址
也是國寶魚櫻花鉤吻鮭的故鄉
陸封型的小鮭悠遊於清澈溪水中
飛舞的山鳥與蝴蝶更令山林充滿生氣和活力
當是台灣高山具有稀有性與獨特性的生態旅遊
走在沿溪賞鳥步道,遠眺層山山嵐水氣,飄浮遊移
偶有白雲飛過,又似虛無縹緲
松林間步道,邊坡草茵夾雜繁花似錦
武陵的聽鳥、觀魚,看蝶、賞瀑
都可在賞鳥、茶園、高山植物、松林等步道悠閒欣賞
山櫻、楓香、青楓、青剛櫟、二葉松林等隨處可見
夏季的水蜜桃、梨子、蘋果等溫帶水果,掛滿技頭嬌艷欲滴
也有飛鳥投林,啾啾聲叫,山靜鳥鳴更顕悠閒
溪上石橋,儷人攀倚斜照風姿撩人心思
茅屋涼亭,啜飲冷品,笑靨傾心話說別離
夏天的綠,披上了武陵高山的山谷直上稜尖
氣候舒適宜人,是避暑採果勝地
受限於時間未及親走4•3公里長的桃山瀑布步道
但是舒活,漫步,武陵行,依然回味無窮
可惜尋覓不到長髪飄逸,回眸再笑的千年餘情
然而
非常羨慕暑氣不侵,涼爽浸身的武陵
該是仲夏不眠夜!

四•梨山與福壽山農場,地孤人不孤
(一)•梨山
傳說,梨山是泰雅族人
由南投仁愛鄉遷往蘭陽平原過程中建立的聚落
當時約在18世紀,泰雅人稱當地為斯拉茂(Alamao)
日治時代音譯稱為沙拉茅,國府據台改稱梨山
梨山山區平均海拔1900公尺,鄰近雪霸與太魯閣國家公園
1960年中橫完工後,參與興建的榮民被安置在梨山落地生根
他們引進溫帶水果開設福壽山與武陵農場
種植蘋果、水梨、水密桃等高價值水果
多年來的努力似乎也有了進口替代的部分效果
1999年921大地震摧毀了中橫公路青山至德基路段
因為聯外主要道路中斷,從此重創了梨山經濟命脈
2004年再遭72水災土石流重創,落石坍方而成為孤島
傍晚到達梨山賓館,涼風徐來,暑氣盡消
可惜假日已過遊客稀疏
眺望大甲溪上游坡地高台,民居紛紛落戶,頗有歐陸景致
又是蔣介石行館,台灣被殖民時代的遺留物
從來沒有一位統治者,在台地優美景區到處興建行館
歷史的平反,有時很是諷刺,所謂遲來的正義非正義
如今依然銅像立威示警,還好成了人們裝置藝術的柱體
尊敬、莊嚴、威權,似乎變成反諷的標竿
天地有情,同笑三聲
夜晚原住民三人組表演吉他,演唱新近流行歌曲
一時之間,好像又回到台北東區
熟悉的歌曲,絕對不是旅行者的心靈需求
當地文化,在地歌曲,甚至優雅舞蹈
或許才是旅行者洗淨都市塵埃的最好獻禮
提不起興緻只好回房早早休息
享受那份山中寧靜
偷窺窗櫺外微弱月光,月上松梢頭,微冷烏雲相伴
盼望滿天星斗閃亮,據說要到深夜三點
放棄美麗遐想,暖背臨窗想像蒼穹無盡的暗黑
那份肅殺,已乏吟風弄月的情趣
萬籟寂靜中,徒留夜蟲啾啾以伴好眠
我欲乘風歸去,追尋那份山林安逸祥和的風韻
可惜路斷烏黑,島孤人也孤!

(二)•福壽山農場
合歡山與雪山群峰間,海拔2100到2614公尺的高坡廣大草生地
日治時代稱為松嶺或更猛山(Sarnamao)
就是現在聞名的福壽山農場
它是開發梨山一帶中高海拔溫帶性農牧事業的墾植區
在開發過程中
引進了桃、梨、蘋果、李、板粟、胡桃、獮猴桃、藍莓等水果
以及烏龍茶、甘藍、白菜、菠菜、洋芹菜等農產品
為中橫復員作了墾拓準備
今曰清晨走向福壽山農場
已無福欣賞曠野寂靜又觸摸可及的日出晨曦
而昨日傍晚在梨山西門町閒逛水果攤
也錯失了山嵐裊裊,枯木老松襯托下的傷感黃昏夕陽
還好今晨雲海山嵐,在白雲綠地間依舊是波濤洶湧變化萬千
從群山四面八方湧入又退出,雪白的雲海籠罩了山林盆地
那是一種親臨的幸福,溫馨了煩躁的心
經由松林大道,邊坡是萬仞絶壁,遠方是高聳群立的百岳群山
松風冷道,洗盡煩心,眼眺四周群山,自有小天下的感慨
天池海拔2614公尺是福壽山最高處,可遠眺雪山西峰
有謂天池磁場強烈,靈氣匯聚,是禪修勝地
走近池邊,確是一方風水佳境,圓型塘埤土黃色池水混濁
好像少了仙靈之氣
但池邊巨松林立,陰涼透骨,松風吹拂,雲霧縹緲,宛如仙境
站在池邊,看看兩鬢飛霜,即使身在天池仙境
也當想及上床不忘與鞋履相別的憂怨情緒了
天池背後是木石建構呈十字形格局的二層樓房
玄關處須脫鞋方能進入達觀亭內室,說是蔣介石修心靜思之處
四面落地玻璃窗,天池與松林就在眼前
幻想躺椅望池,林間飛鳥,大好江山一夕之間化為烏有
是幸也是不幸,脫逃罪責不及追究,又獨霸台地統治
多少英烈寃魂,歷經228、清鄉、白色恐怖,違反人權獨裁統治
歷史徒留駡名,千秋萬載都難磨滅
步出天池松林步道轉往觀賞梨、桃、蘋果三王母株,間有蠟梅一株
技上各式果品結實纍纍,也展現台灣精湛的農業技術
這種果樹嫁接技術,令人發現農技的奧妙與神奇
三大果王的前邊聳立著150歲高齡的二葉松
傳說蔣介石逝世當時
老松曾遭雷擊並在樹桿上留下長長的雷劈裂痕
也有人說誰叫它稱為介壽松,權當替身遭受天遣
接著轉往鴛鴦湖,入口是香草園區,滿地芳香
走入賞楓步道,翠綠楓葉搖曳在風中
環湖步道盡在古樹參天掩雲蓋日之中
想來秋楓之季,満湖金黃,植栽鬥艷不失賞景之樂
我獨愛拍攝老樹樹皮,紋理之美,想像景物之廣
宛如肚腑腸道盤結、流泉飛瀑、老僧持杖觀水、回家歸途
高山飛雪,•••影像飛旋於想像意念之中,煞是美景天賦
果園觀賞區,植栽水梨、蘋果等果樹
延著下坡路,兩旁果樹結實纍纍,嬌艷欲滴,芬芳無比
道路轉折邊建有飛雪亭,老樹參天
藍瓦紅柱隱沒在一片綠意之中
亭前是沒有題字的前退撫會主委趙聚鈺銅像
整座銅像找不到一個題字,無字碑在避諱什麼
回程道上總有似顰似笑風情萬千的旖旎風光
只是千嶂里,尋不著真誠的鄉土的愛
正午時刻,高山上天氣變化莫測,還是及早下山
不待紅日西斜,炊煙裊裊,再摸黑尋找回家的路
洽似冬後春來櫻花即時怒放,還給大地一時燦爛美艷
別了,梨山,風光雖美
郤總脫離不了那份積怨怒氣!

附註:
回程路上,閉目養神想及當前全球政經混亂,經濟好景難期即時回甦向旺,而國內施政方向、政策、策略又顕得毫無章法,生民被害,無所依頼,確是百姓之苦。忽然想起元末爭霸之時劉伯溫獻策,高築墻、廣積糧、緩稱王。朱元璋據為國策,以迄蒙元北返被逐中原。據此而觀,持續擁有專業人才、累積財富錢糧,並採取暫時退讓,以待環境允許,當勇以逐鹿中原。國家如是,企業如是,個人亦如是哉!
回到山下在大同鄉蘭陽溪畔的英仕山莊(宜蘭縣大同鄉英士村泰雅路三段21巷1號,電話:03-980-1701)小憩,好友談到宋代大儒張載的豪語;「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段話有了方向,少了政策,更談不上策略,雄心壯志只待篤實有為人,腳踏實地,不須空口白話,不能只有口號,就想一步登天扭轉政經腐化現狀。
傍晚在玉田小棧(宜蘭縣礁溪鄉玉田村茅埔路29-6號,電話:03-988-2888)享用道地創意料理。

2014•08•04•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