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起來,眺望三峽白雞方向的靑色山胍,白雲迴繞山脊,一片清和大地。
坐在沙發,品茗烏龍茶,身體悠閒輕鬆,可是心情好似踏板重壓胸際,少了快活的心,也沒有走動的興緻。
「老爺子,不要坐著發呆!」,又來了•••
難道是看多了歷史穿越小說,自己回到了過去的年代?
還是歷史變掛了,「惡漢」讓「涼」篡了東漢,沒了三國;「江山本色」也令「梁」承継了隋而沒有唐,世族門閥大家倒霉了,小人物反而主導歷史的進展,舒發了當代平民百姓的怨氣,幹掉了歷史上豐功偉業的記載,真是一個「爽」字照千古!
陽光刺眼,迷濛眼花,漸有睡意,可是現在是上午十點鍾,怎能如此?
沒了興緻•••
在艷陽普照,熱氣逼人之際,鈴聲驚醒了迷糊中的我,老二電𨘋到北埔一遊,但心情卻還是提不起踏靑的勁。
中元節前接連性的颱風來襲,隂霾的天際總是有豪雨相隨,或許心情也受感染蒙上了霉氣,難道是沒有熱溫陽光的蒸發,霉霾心理焉能消除?
偶然之間,陽台飄下一片落葉,是否秋天到了?
每當入秋後,總會更加引發我登山踏青的興趣,那怕是心煩疲憊的曰子!
看著白雲飄移,偶然間•••
思緒瞬間回到了亞洲金融風暴後,我從台大醫院出院,將近一年之後,在隆冬又密雨紛飛的冷洌天候下,登上了七星山半山腰,迎著驟雨漫步山徑的回憶之中•••
竹子湖的農家菜,溫暖了我們的胃,它的塑膠桌巾披在身上,暖和了我們的身體。
在停車站牌前,濕泠的攝氏5度,直教當時還是復原期的我,身體直打抖擻,體力在寒雨之中,似乎快速的減降。
那時Banktow的山友們,總以我的體力和腳程作考慮,一切以我能夠平安順利登嶺健走為準,絕不勉強,如今思之,感恩呀!
人生在世一群至交好友才是最大財富。
多少個曰子,連續好多年,登山健行成了我每個周末必然的功課,也因有了固定的運動,才能有體力支撐那段金融業最淒風苦雨的曰子。
每一位山友們的名字,牢記在心中,成了每次登頂的共同記憶。
我們留下了倩影,帶走一片彩雲,靜悄悄的來,也輕步的離開,就要那種親撫臉龐的感覺,嫩嫩蜜蜜的。
陽光當空,刺熱的光,反而讓我回到以前大雨傾盆而下的冬季高山•••
思緒的反差,難道是思路的偶然瞬間走叉了?
二子坪的蝴蝶步道,也是秋後細雨飄飛的曰子,
一口溫熱的香茶,一件保暖的深綠色毛衣,在雨絲輕撫臉夾的時候,
似乎忘記了昏暗大地,滿山紅葉飄逸紛紛又緩慢的落下,
那是時間的過逝,青春歲月也分分秒秒、時時刻刻的移走了。
又是濕冷又飄雨的曰子,
走在深坑土庫岳山頂平台,在八角涼亭下,冬季滾燙的雜菜貢丸湯,一鍋的溫情,足感心!
紅葉山莊前的相思林道,秋後落葉満徑,鬆軟和著泥香,舒服極了!
不知如今台灣野百合有沒有開遍山道兩旁?
多年來,多少下雨登山的曰子,思緒一幕一幕的掀翻,淸晰的慢慢的跑了出來,•••
野百合可是威權走向幻滅的象徵,她的純白鮮活花朵,迎著燠熱的驕陽,快意的生存。
或者挺立在雨勢滂沱之中,不畏摧殘依舊是蕊嫩生機活靈的很。
看著青山白雲,不時的想起對抗威權的年代,如今卻又是假藉民主之名,反而力行集權傲慢的事。
走過反威權統治的人,驕傲的走在歷史的史軌中,自由巷立名了,但還有多少尚未恢復名譽的悲慘事件,還在等待平反。
為什麼繼起的人不生氣?喪失了鬦志?還是失業率偏高,忙著顧三餐?
媒體的傾斜化、集團集權化,社會多元意志走入了單軌的死巷弄,有些企業大老凸顯了政治的偏向愛好,激化了族群的不安,多麼可笑的愛用「國」貨,•••
一連串的口號政治,持續追高的政府負債,沒有願景又缺乏執行力、追蹤力的有司當局,以開放、國際化為口號卻一味傾向單一國家,致令經濟風險過度集中,到底是權謀還是故意?
野百合的精神何時再度激揚?
走過了覺醒的四十年歲月,被一個獨裁政權欺騙又壓詐了大半輩子。
好笑的是,追求沒有恐懼的自在生活,好像又得重新來過,•••
怨嘆呀!
陽台外,陽光羞澀隱藏,烏雲漸漸聚攏,涼涼秋風徐來,驕傲又傲慢的燥熱氛圍改觀了。
等待秋雨,淅瀝的下,
更盼望驟然間豪雨急瀉,正好清洗傲慢的世間俗情,可惜陽光雖已收歛,但甘霖卻未到來。又是無盡的等待,•••
街鄰搭棚普渡,香煙燎燎,平民百姓只在祈求心安,
「慎終追遠的幾千年民俗,家族的祖先祭祀,又能如何代代相傳?」,時時刻刻的擔心,總在耳際間徘徊。
傳承的沈重,我們無能為力,又能如何?擔心?何必呢?
清醒的過日子,活在當下吧!
「或許真能穿越時光,回到過去,•••聽聽他(她)們的回應,•••」。「不要做白曰夢!」一個清脆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老大開車來載你回台北了,快準備吧!」。回到現實,天空依然昏暗,•••就是等不到清涼又消暑的午後西北雨。
期盼暴雨灑落,又是一個西北雨的午後,但心願卻已落空!

2012•09•02•記

創作者介紹

jstaiwan

jstai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